回味寶麗金盛世

30歲以下的樂迷或者還知道「寶麗金」這個香港流行樂壇的重要廠牌,卻未必知道,「寶麗金」怎樣巴閉。當年寶麗金是唱片公司的龍頭,巨星雲集,每年的重點新人幾乎都是明日之星。現在沒有「寶麗金」這個名字了,但最近陳慧嫻再度復出,環球唱片特別重開「寶麗金」這個品牌名字為她推出新碟,而這張新碟就是翻唱昔日寶麗金歌手的經典金曲,而且是張發燒碟。非常榮幸地,《av magazine》也有機會與陳慧嫻來一個面對面的對談。 先揀歌手後揀歌 這張名為《By Heart》的發燒碟,選曲方向很簡單,就是先落實要演繹哪九位歌手的歌,再在每一位歌手的眾多經典當中,選一首重新演繹。為甚麼是九位?因為第十位正是慧嫻自己。慧嫻重新演繹了初出道ㄓ的經典〈花店〉,選擇〈花店〉是監製葉廣權(Joseph Ip)的意思,他說當年慧嫻仍是少女一名,很想知道,這麼多年過後以成熟味道演繹的〈花店〉,究竟會變成怎麼樣。 其他歌曲方面,有以Jazz風格重編草蜢的〈Lonely〉、有funky味道的李克勤金曲〈藍月亮〉,也有與新晉唱作二人組Robynn and Kendy合唱的a capella版張學友名作〈還是覺得你最好〉等等。選哪些歌手其實呼之欲出,在寶麗金有代表性的名字都不會遺漏,倒是選哪些歌,Joseph與慧嫻都有各自的選擇,但最終的決定權在Joseph手裡。 譬如關淑怡,碟內收錄的是〈繾綣星光下〉,但慧嫻原來最初的選擇是〈人生可有知己〉。「因為我想要一首非情歌,而且我覺得這首歌很有意思,又好好聽,特別喜歡其歌詞。但Joseph就堅持選〈繾綣星光下〉,或者他覺得這首歌更好聽吧,加上他當年憑這首歌得到年度最佳監製獎,對他來說很有意義,所以最後選了這一首。」慧嫻說她沒有爭拗,她說現在學懂了多聽別人的意見,因為這樣也可有不少得益。況且,她也不是盲目服從的。像選譚詠麟的歌,最初的要求是唱〈一生中最愛〉。「我說〈一生中最愛〉這首歌太男人了,所以我還是決定要唱〈忘不了你〉,這首歌我很喜歡,而且是中學的情意結。」 發燒碟就是要靚聲 聽到Joseph葉廣權的名字,我會先想起關淑怡,因為關淑怡的唱片全都由他監製。在《By Heart》之前,慧嫻只與他合作過一首歌,叫〈飄〉,是慧嫻少有的另類曲風,如歌名一樣迷離飄渺。「選擇Joseph監製新碟是我提出的,因為他的東西是『偏』少少的,mixing、音樂風格會很不同,他做的音樂我很喜歡。」 不過,Joseph也是第一次製作發燒碟,對他而言也新鮮感十足,樂器與人聲的平衡花了不少時間考究,更高難度的是,部分歌曲要一take過錄。慧嫻說即使不是一take過錄的歌,Joseph也只容許她最多錄五次。「因為這樣會比較自然一點,不用追求太完美。而且這次選擇的range(音域)也是偏重中低音,不會刻意唱得很高,和以前有點不同。」 對於Hi-Fi碟,慧嫻過往有認識嗎?「一路都知道有,但未去到研究的地步,我自己也沒有一套好靚的Hi-Fi!但其他歌手的Hi-Fi碟我也有聽的,譬如阿Lam(林子祥)、Prudence(劉美君)、克勤、呂珊和胡琳等,最近也有聽王菀之那一張,我覺得編曲上都是比較靜態的,所以這次也是這樣做,讓人可以聽清楚不同層次的東西。」有難度嗎?「我覺得發燒碟最重要是聲靚,總之自己把聲在狀態才去錄音就是了。有幾晚因為病或未病好就唔錄得了。」 對寶麗金有感情 有一定年紀的香港樂迷,對寶麗金多少有點感情,慧嫻也一樣,寶麗金對她的意義也在於情。「我很重感情,從來沒有想過跳槽,因為我細細個18歲就已經簽了寶麗金,在他們的文化下成長,很適應那個運作方式。而且當時我們有自己的studio,公司的人很容易可以聚在一起,甚至在錄音室外一起食飯,與歌手、監製傾偈,而且監製都是in-house的,度期也較容易,溝通會好好多。」即使過了這麼多年,慧嫻對於這個廠牌仍然是信心十足。「其實都是差不多同一班人,我覺得他們都是很有水準的員工,作風上是『有嗰句講嗰句』,不要放在心裡,而且對歌手很supportive。現在也一樣,沒有任何唔適應,最重要是講真話。」 很多人都覺得樂壇新不如舊,我問慧嫻有何看法,她反問「有咩?」思考一會,再說:「我覺得歌方面呢,以前可以做改編歌,因為很多都好好聽,現在是一定要原創,選擇便少了。」但她也補充,現在外國的歌也很難改編,因為和以前已很不同了。「我問監製你覺唔覺得現在的歌不好聽,他說可能音就係咁多個音,最好的combination(組合)都出晒嚟吧。」慧嫻說他喜歡聽陳奕迅的歌,覺得好有味道,而且現在的歌很著重歌詞,有很多不同的題材,也多了社會性話題。「我覺得是好的,以前的歌是比較文雅,現在會白話一些,但就更多講哲理的題材。」 「現在沒有人買CD了」 這次推出Hi-Fi碟要翻唱別人的歌,慧嫻這樣的實力派覺得有困難嗎?會有「要唱得好過原版」的壓力嗎?「編曲都不同了,我是聽著編曲來演繹的,不同編曲就有不同的唱法,很難比較。你可以說還是喜歡原版多一點,但比較哪一個『較好』就沒有必要吧。我沒有甚麼壓力,我覺得和原版『不同』是比較重要。」 《By Heart》其實和慧嫻上一張專輯《情意結》已相隔十年有多,個人認為,《情意結》是慧嫻最好的唱片之一,卻偏偏也是她銷量最低的一張,她甚至曾因此感到灰心。「我也很喜歡《情意結》,〈明日有明天〉是特別喜歡,這張碟音樂性很強,我自己也不知道是甚麼原因(賣得不好),收音機又不是沒有播。雖然九七後唱片市場已經開始萎縮,但也沒想過《情意結》一跌是連一萬張也賣不到。」 「Duncan(環球唱片高層黃劍濤)也跟我說,現在沒有人買CD了,還會買實體的,不是die hard fans就是音響發燒友。其實我只是不想唱片公司蝕錢,但現在唱片公司的生存方法是也同時簽我們的management,在其他方面賺錢。」問她現時出唱片的心態,她說喜歡就去做。「現在多了很多渠道聽歌,如iTunes等,樂迷能夠接觸到很重要。現時出唱片是為了演唱會,又或是很喜歡唱歌這回事,咁就去做囉。」問慧嫻還買CD嗎?她說喜歡有實物在手的感覺,好喜歡的話一定會買CD,但她一樣會幫襯iTunes。「我有時會兩樣都做,買了CD之後又在iTunes買。」不過,現場聆聽的感受是無法下載的,在這裡祝《By Heart》大賣之餘,也希望她6月份的演唱會成功。 《Bi-Heart》全碟採用ProTools I HD系統處理,以24bit/96kHz格式錄製,香港混音,美國製作母帶,德國壓製。新碟部分歌曲是一take過錄的,譬如翻唱許冠傑的〈梨渦淺笑〉。

View Post

友誼先生:小肥

最初知道小肥有首歌叫〈高登歌〉,感覺上是噱頭多於一切,聽真啲才發現原來幾真摯。然後就想到,小肥明明是從澳門來的,難道也是高登「巴打」?雖然互聯網是無分國界的(某程度上啦),但高登「術語」多,也要浸淫一段時間才能掌握一二,加上小肥繼〈高登歌〉之後的接力主打竟然以〈講呢啲〉為名,我的好奇心就更加大了。好吧,找他來澄清一下! 仍是那個寵物男 專輯的名字當然不是叫「高登討論區」,而是喚作「依然小肥」,小肥身穿寵物衫,感覺很親民。親民,大概就是小肥的優點吧,不是每個歌手都要有那種「距離感」的,這個後來美化成「星味」的形容詞,其實一點都不重要,我們更關心音樂本身。 小肥發表上一張EP《小歌星》其實才不過是大半年前的事,這麼快就推出新EP,可說是相當勤力,專輯已於3月初推出,但原來1月中已經印起,只是hold起了待適當的時機才正式推出。小肥說,新EP是為了配合他於1月18日在澳門舉行的處男演唱會而製作的:「其實也有好多不同的idea和concept,最後就選擇了這個『依然小肥』,嚴格來說,並不是為了推出專輯而想出這個主題的,而是希望能和演唱會同步、同名、同意念,所以之前其他構思都給推翻了,一切以演唱會為大。」 演唱會同樣叫「依然小肥」,說到這個主題,其實背後有個故事,是從小肥上「獎門人」這個電視節目而起的。「其實這個主題是演唱會導演康家俊想出來的。話說我去年才第一次上『獎門人』這個節目,當中有個節目是答問題,若答錯的話,椅子會給倒下,康家俊覺得這個時候是一個藝人最佳的發揮機會,答問題可以天馬行空一點,這樣會更『出位』。但他發現我根本不懂爭取,明明一個大好黃金機會,都不懂說話,和那個初出道穿著寵物衫的小肥根本沒有分別。」不過,康家俊卻不是要埋怨、批評小肥這個性格,反而覺得這是他的優點。小肥在這個樂壇、娛樂圈裡就像一個友誼先生,說話沒有殺傷力,所以人緣很好,樂迷也很喜歡他。除了喜歡他的歌曲外,還因為他很易親近,像身邊的朋友。 於是,專輯《依然小肥》的封套就穿著寵物衫,表現出他和初出道時的自己,並沒有兩樣。小肥1月份在澳門舉行演唱會時,也以此為主題,所以演唱會也不能浮誇,即使有套服裝是踢死兔,也要設計成部分以牛仔布製成,感覺更貼近大眾。 不是高登巴打 為了趕及這個「依然小肥」演唱會,專輯必須在演唱會之前灌錄完成,但小肥強調,這並不代表新碟是粗製濫造的,反而他可以不用設計太多,更率真地、直覺地演繹內裡的每一首歌。 花最多時間錄音的,反而是第一主打〈高登歌〉。「老實說,我並不是高登『巴打』,所以有些歌詞也不是太了解。這首歌我花了兩日時間才錄好,第一日我還以為會很輕鬆,怎料監製唔收貨,說我不能以『寵物式』的小肥去演繹這首歌,儘管音樂和歌詞內容是那麼盪氣迴腸。」小肥說他錄這首歌之前,不太懂那些高登術語,譬如歌詞中提到「向右行,還是向左」,或是「人生中有些機會,永遠不會屬於我」,其實都來自高登某些廣為巴打絲打應用的潮語潮句,如果不理解,真不知自己在唱甚麼! 大家聽真啲這首〈高登歌〉,會發現歌詞並非只是以高登術語堆砌,而是與此同時,道出高登巴打們的寂寞。「本身這是一首sad的歌,刺中了高登巴打的寂寞,他們一般不覺得這是問題,但其實這不就是寂寞了嗎?」小肥說這首歌在高登討論區也有很大迴響,而且反應很正面,他說這全是作曲作詞人李峻一的功勞,而監製也要求他不要那麼七情上面演繹這首歌,否則高登巴打便會覺得造作,但又不能太木獨,所以花了很多時間錄音。 除了〈高登歌〉之外,〈講呢啲〉也是火紅潮語,同樣與網絡文化有關。「不是故意從網上出發,只是想話題貼近大眾,找填詞人合作的時候也是這麼說,只是恰巧他們都聯想到這些。」至於「講呢啲」三個字,小肥這次卻沒有半點陌生。「唔係我馬後炮,這句話流行之前三年,我們一班澳門的朋友已在講!」 音樂新嘗試 〈講呢啲〉找來藍奕邦作曲、梁柏堅填詞、何山編曲,全都是第一次合作。「找藍奕邦合作感覺很好,他不會隨便在電腦裡抽隻歌出來交貨,而是會約你出來傾偈,那晚他、何山和我邊飲紅酒邊討論,藍奕邦覺得我不應只局限於悲情慘歌的類型,可以更癲一點。」所以這首〈講呢啲〉無論歌詞、編曲都是小肥有史以來最喪的!小肥還說梁柏堅填好這份詞之後很興奮! 除了藍奕邦之外,小肥還與另一位唱作歌手鄭嘉嘉合作,找她創作〈有甚麼事〉。小肥說聽demo時已覺得音樂很特別,在典型的粵語流行曲風底下,滲著點點外國味道。 《依然小肥》有新合作的音樂人,但合作無間的澳門班底亦不會遺漏,譬如〈找到了〉。甚至,當初構思新專輯的時候,曾想過是雙EP的形式,一張澳門班底、一張香港班底,分別代表一晝一夜,不過由於要趕在演唱會前推出,加上這個做法所需的時間和成本都相對高得多,便暫且擱置。 問到對新專輯的滿意度,小肥說有80分。他說希望專輯能有更統一的主題,因為這次真正「依然小肥」的,只有〈小角色〉這首和〈寵物〉有異曲同工之妙的歌曲,講自己甘於擔當小角色;但〈寵物〉是要生要死的,〈小角色〉則是表現得瀟洒。除了主題要統一之外,小肥說更想曲風統一,很想做一張Soul的專輯,喜歡那種唱到忘我的感覺;又或是很Chill的電子專輯,反正和何山有了第一次合作,不妨朝電子的路向出發!下個月他將會與側田在倫敦舉行音樂會,呼吸外國的空氣後,或者就有新專輯的靈感了。 VENUE│LAB by Dimension+ HAIR│Bowie [email protected] MAKE UP│Yen Lai WARDROBE│MCS GLASSES│Freddie Wood SHOES│Dr. Martens

View Post

以音樂講故事

就這麼年多時間,曲婉婷這個名字就幾乎得到全球華人的廣泛認知了。怎麼?你還不知道誰是曲婉婷?那你至少該聽過〈Drenched〉和〈我的歌聲裡〉吧?前者在《春嬌與志明》的推波助瀾下深受影迷、樂迷喜愛,後者在中港兩地都有無數人演繹過,稱得上是膾炙人口了。曲婉婷最近也發表了第二張個人專輯《Say the Words》了,並來港宣傳,我們也跟她作了專訪,就讓她告訴我們新碟和之前有甚麼不一樣的地方。 不覺得〈我的歌聲裡〉特別好 〈我的歌聲裡〉很受歡迎,尤其在李代沫於《中國好聲音》演繹過後,在內地的傳唱度就更高。李代沫雖然沒有在比賽中勝出,卻也馬上獲得發專輯的機會,他也經常在演出時演繹〈我的歌聲裡〉。翻唱的人也唱這麼多了,於是在訪問開始的時候,我便問曲婉婷,是否也都唱膩這首歌了?她說:「有的時候會有這種感覺。」可是馬上就補充:「其實我並沒有覺得,〈我的歌聲裡〉的傳唱度有這麼高,在我心裡,它不是我最好的作品。」 對於〈我的歌聲裡〉的爆紅,曲婉婷有點不以為意,問她要不要再寫一首這樣的歌時,她更是一臉不在乎。「我做第二張專輯時,沒有在想要或不要寫出這樣的歌曲,我只是把我所想寫出來,用音樂的方式,給朋友講故事。大家喜不喜歡,就要看大家怎樣看它了。」 沒有甚麼主題 沒錯,曲婉婷上一張專輯,歌曲都好像有特定的對象,大概她所說的「給朋友講故事」就是這個意思吧。我問她,做這張新唱片時,是否也依循這個「給朋友講故事」的方式,怎料我又說錯話了。「不是做一張唱片,而是做一首歌。我跟別的歌手不同,他們是要發新專輯,所以才作歌;我是寫了很多歌,所以要發專輯。就像寫日記,你每天都在寫,就可以出一本書。所以我的專輯沒有甚麼主題。」 這樣不怕歌曲的風格不統一嗎?有些歌手發表專輯時,會說明自己這次走甚麼甚麼音樂路線,這樣重要嗎?「因為他們不是創作歌手!如果是,他們該已有自己的風格,音樂上就不可能從Pop跨到Rap,或是跨到Heavy Metal。」 《Say This Words》推出的時候,在內地有很盛大的發佈會,今時今日的曲婉婷,已有巨星的排場。當了「明星」,有密集的宣傳工作,會少了時間創作嗎?「當然有影響,也就是所謂opportunity cost,你做了這個,就不能做別的。」但她也表示,不認為自己是明星。「我來這邊都是宣傳、演出,沒有經歷到甚麼生活上的困擾,讓我覺得自己是明星了,於是不能這樣那樣。」 更國際化班底 曲婉婷在哈爾濱長大,16歲的時候到加拿大生活,所以她創作的歌曲有中有英。如果講故事的對象是中國人,就會填中文詞;如果是在加拿大的,就會填英文詞。聽她兩張專輯,整體感覺頗西化,但旋律還是有點中國味的,她怎看中國對她的影響?「當然影響很大。我覺得我在中國學到的是旋律,到外國後,學到更多的是節奏。譬如〈我的歌聲裡〉,第一個字進來的時候是offbeat的,所以有些人會覺得有點不習慣。」 新碟《Say This Words》又有甚麼不同呢?「歌不同了,製作人不同了,budget不同了,樂手更有經驗。」曲婉婷很簡潔地道出新碟的分別,這次她首度擔任專輯的監製,更找來曾獲格林美獎提名的Ron Aniello共同製作,混音的更是多次得到格林美獎的Chris Lord-Alge,整個班底是更加國際化和高水平。曲婉婷說,她對這張專輯很滿意,只是遺憾因工作太忙沒有參與混音製作,但混音好後的成品她是有聽的,而且她對製作人很有信心,因為對方很了解她,所以也很放心。

View Post

感受太陽的節奏

這個世代資訊太多,很多時候有些人與事接觸了,很快又遺忘了。然而我們的記性還不至於太差,只待有甚麼能再喚起記憶罷了。4年前有位歌手拿過叱咤女新人金獎,大家還記得嗎?她叫Chita(余翠芝),個多月前她發表了睽違4年的新專輯《R.I.S.E.》,不知道又會不會在茫茫資訊海裡走漏眼了?這次我們找了她作專訪,談談她4年來的「失蹤之謎」,以及新專輯的製作點滴。 作多方面發展 說是失蹤是有點誇張了,現在誰能真正的避世?Chita也其實沒有躲起來,而是做了很多歌唱以外的事。「這幾年其實做了很多創意工業方面的事,我跟舊公司於2010年已經完約,之後我就想,自己要去冒險一下,試試新事物,於是離開這個地方,給自己一些新思維。」Chita這樣說也確實沒錯,音樂創作來自生活,生活不夠充實,怎去寫更多的歌?2010年,Chita因為獲邀出席中央電視台的春節聯歡晚會(春晚),於是有內地投資者找她拍劇,更試過連續3個月在杭州工作,拍攝電視劇《沒有承諾的愛》,與黃聖依和朱孝天合作。期間她也推出了第一本著作《我的夢想氫氣球》,作多方面發展。那時候Chita也有物色新公司,但後來想,不如索性自己開公司吧,於是在2011年成立了自己的「上口文化」,並推出單曲。 大碟拖到今年才推出,一方面是籌備需時,另一方面也因為曾在內地發展,簽了內地的公司,要待那邊約滿後才能跟香港方面的Sony Music合作。Chita表示,新大碟《R.I.S.E.》相隔了4年才推出,也希望能做到最好,於是無論歌曲創作、要表達的訊息、形象,都由自己一手包辦,要樂迷感受歌手的熱誠。 散發溫暖正能量 在這個EP當道的年代裡,《R.I.S.E.》卻反其道而行,是張不折不扣的大碟,這算是個勇敢的行為嗎?「我會咁諗,Chita冇出碟4年,其實呢隻album係太少歌才對!我希望每年都可以出一隻album,好似我偶像周杰倫咁。」Chita說,EP聽幾首歌便完,感覺不是太好。 那麼,新碟有甚麼新意思呢?「會有不同的元素在內,都是Pop,但當中你可找到一些余氏曲風,譬如扭的音等。因為小時候喜歡聽不同歌手的歌,會注入很多不同的元素,有人或會認為這樣太『雜』,但只要細心聆聽,或再待我多出幾張大碟,你便會聽到余氏曲風是怎樣的。」沒錯,就如一些樂評人所言,Chita的音樂是站在商業與藝術的平衡線上,melodic得來卻又與一般流行曲有點分別。新專輯名為R.I.S.E., 是Rhythm In Sunrise Emotion的意思,就像太陽那個節奏,溫暖的、正面的,而歌曲也是要帶出這個訊息。「我個人比較樂觀,做音樂呢一行好大壓力,好多等待,像〈怨女〉這首歌就講很多人心入面都會有把怨女的聲音,我希望大家能被樂天的聲音拉回來,唔好做怨女。」問Chita相隔幾年才推出新碟有壓力嗎?她說製作好新碟後也會想,究竟有幾多人會聽到呢?壓力是怎樣讓更多人認識自己的音樂。大家願意去聽聽嗎? 撰文│小武 攝影│Timmy 髮型│Ming [email protected] 8 服裝│Young Dye 頸飾│Ten Fingers 場地│Bricklane Gallery

View Post

樂曲也會成長

彈結他好有型,但講起彈結他,大家都會先想到那些搖滾樂手,在舞台上頭搖尾擺的模樣;然而,結他有好多種,包括古典結他。彈古典結他一樣可以好有型,就像Miloš Karadaglić(別人多簡稱他Miloš)。這顆來自黑山共和國(Montenegro)的古典結他手新星,才發表了兩三張專輯,但專輯銷量已甚驚人,而且獲獎無數。有人更說,他讓古典結他的地位再躍升回應有的高度。 誰都可成為出色樂手 訪問以一個最基本的問題開始:為何看上了「古典結他」。「我本來是想當搖滾巨星的,因為覺得彈結他很有型,鋼琴似乎太嚴肅了。」古典結他不也是很嚴肅嗎?「對,但我最初並不知道。」Miloš在8歲開始學習古典結他,最初也曾覺得沉悶,甚至想過放棄,但後來聽到父親播放古典結他之父Andres Segovia的音樂,覺得太美了,便愛上了古典結他。 Miloš學習古典結他的時候,參加過不少比賽,幾乎都贏得冠軍,但他卻不認為自己是天才。「我認為每個人都可以成為出色的樂手,最重要的是夠勤力。」Miloš也的確勤力,在黑山共和國長大的他,音樂造脂讓他獲倫敦皇家音樂學院錄取,現時亦定居倫敦,發展音樂事業。Miloš說黑山共和國的音樂老師雖然不是最頂級的,卻是最友善和最懂得鼓勵學生的,在家鄉學習音樂時,他漸漸變得更有自信。倫敦則是他口中所說的「世界中心」,讓他大開眼界。 以音樂跟觀眾連繫 怎樣才算是一個好的結他手呢?「我覺得重點不在於怎樣才是個好的古典結他手,而是如何成為一個好的音樂人。而一個好的音樂人,而會懂得怎樣跟聽眾連繫。」沒錯,作為一個演奏家,真正讓他們表現的地方是舞台,靈活的手指、完美的音準固然重要,但如何以音樂跟聽眾或觀眾溝通,其實更加不能忽視。「任何人都能彈得很快,只要練習夠多就可以了,但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好好表達到那份情感。」 問到Miloš怎樣重新演繹一首樂曲時,他的答案彷彿和練武功的竅門如出一轍。「你要學懂那些音階,好好分析背後的創作理念,當一切熟習之後,你便要忘記它,演繹你自己的一套。」他說每一次現場演出,即使是相同的樂曲,其實出來的效果都不同,因為音樂也在成長。訪問結束前好奇問他會不會聽流行音樂,他說了Diana Krall、Michael Buble、Coldplay甚至是Muse等名字,竟都不是古典音樂呢!

View Post

韓國發燒爵士女皇新作

Youn Sun Nah的中文名字是羅玧宣。筆者自2008年中的一張《Memory Lane》專輯中,欣賞到韓流音樂另一讓人驚艷難忘的面貌,無論由音樂伴奏、演唱手法和唱藝格調甚至錄音等各個層面的水平,俱已達到世界頂尖級數。翌年Youn Sun Nah獲邀來港聯同瑞典首席爵士樂結他大師Ulk Wakeniusm演出,精湛表演叫在場樂迷畢生難忘。3年前的一張《Same Girl》亦沒有令筆者失望,更被她選來一首本身已聽到滾瓜爛熟的Metallica〈Enter Sandman〉新編版本徹底震懾。未聽過的樂迷(就算是資深者)也不會想像得到她的歌藝和聲線可以如此強烈地模擬出重金屬音樂獨有的狂野效果。 Youn Sun Nah自2007年開始已經簽約德國爵士名牌ACT Music旗下,發表過3張個人專輯,大部分都是在瑞典哥登堡的Nilento錄音室灌錄,音樂伴奏樂手同樣是ACT大家庭的猛人,當然有爵士發燒友熟悉的Ulf Wakenius。全新專輯《Lento》剛於去年底錄製完成,估不到ACT首發出版的是180g LP+CD發燒版,這無疑讓發燒友一次過滿足兩大心願。 誠言,歐美音樂工業市場跟東南亞很不同,數碼化音樂規格完全令龍頭大公司不願製造CD或LP這類實體音樂產品供應市場,就是這樣,大公司唔願做的生意就由冇咁大貪的音樂營商者投入,如ACT這類出版實體產品的豐富經驗從業者,便加強產品質素去穩固世界市場佔有率,甚至加大產品的吸引力來吸引樂迷。 說回來,Youn Sun Nah在ACT如魚得水,別樹一格的高水平唱藝風格令歐美爵士樂壇側目,剛在本年6月尾參加完Montreal Jazz Festival之後,大家可能更加難入手《Lento》。11首作品,音樂格調比前兩張專輯來得更細膩及內歛,音樂伴奏班底雖說是一樣,但卻有更多的即興和互動,簡潔的樂聲伴襯更讓Youn Sun Nah的出色歌藝和精彩詮釋特質彰顯無遺,耐聽程度超高。今趟挑戰另一獨立搖滾勁旅Nine Inch Nails的〈Hurt〉,結他solo伴奏全首,錄音效果靚到絕,人聲和樂器聲皆充滿細緻感情和細節,質感強烈傳神,空間感確實,聽到出是同步1 take過的錄音,可成為發燒友試音首選。緊接的〈Lament〉更令筆者拍案,只以沉厚紮實的敲擊樂墊底作節拍,單配手風琴的主旋律,從悠然漸進加速加強音樂的動力,唱奏表現手到拿來。還有前段只以牛筋solo伴奏中後段加入手風琴主奏及最基本敲擊節拍的〈Empty Deram〉,有另一種韻味無窮的發燒魅力。還有一首只以哼唱形式炫技的〈Momento Magico〉,是Ulf的精彩傑作,律動感強烈吸引,鋼線結他音色強弱鮮明,鏗鏘細緻俱備,即興得來有板有眼更帶動出高潮迭起的懾人感。跟全集每一首各具特點的錄音一樣,非常精彩。180g LP和CD同屬德國製造的最原汁原味發燒版本,內容冇加多減少,只有純粹的高質素,就是專為發燒友高音樂品味和高品質訴求而匠製出版。 撰文│Joe

View Post

節奏感強的懷舊爵士

爵士樂一直有一班固定的支持者,而音響發燒友也特別鍾情聆聽爵士樂,爵士樂早就有其回定的市場,也彷彿早已與流行樂市場互相分隔,河水不乏井水,就像另一個樂壇。很多聽流行音樂的樂迷,可能對爵士樂圈的歌手、音樂人一無所知,爵士樂專輯要賣座得登上流行榜前列位置也不容易。Caro Emerald則是個異數,這位來自荷蘭的爵士女歌手,3年前發表的首張專輯《Deleted Scenes from the Cutting Room Floor》在本土銷量高達30萬張,在當地的大碟銷量榜更高踞冠軍寶座30個星期,比Michael Jackson的《Thriller》還多一個星期。Caro Emerald的第2張專輯《The Shocking Miss Emerald》更成功進佔英國大碟榜冠軍,以一個外地歌手,而且是爵士樂專輯而言,實在讓人有點意想不到。 雖說是爵士樂專輯,但卻不是大家第一時間想到的輕爵士配磁性女聲,反之,Caro Emerald的音樂是那麼的具電影感,部分作品更帶節奏感,甚至有Hip Hop元素。難怪歌曲常常被應用到電視劇和廣告上,就因為其戲劇性的效果。聽〈Coming Back as a Man〉和〈Pack Up the Louie〉,編曲佈滿Hip Hop的scratching效果,後者更有Cabaret式的管弦樂編曲,讓人聽得手舞足蹈。〈Black Valentine〉的迷離風格更是魅力十足,和專輯的大部分歌曲一樣,既有懷舊的爵士樂風格、電影感,卻又不失現代風格,Caro Emerald的作品能夠大熱確實不無道理。 撰文│發條鳥

View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