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的美好缺憾》如何跳出框框?

看這部改編自John Green暢銷小說的《生命中的美好缺憾》時,已知道它得到不少好評,於是帶著一點期望進場。那份期待和平時不同,因為很難相信,這樣俗套的故事能換來那麼大的回響。看看海報就知道了,這是個「絕症愛情故事」,同一樣的橋段,如果是韓劇、台劇、內地劇,相信你也不會感興趣,但一方面影片改編自知名暢銷小說,另一方面,編劇是《心跳500天》的二人組Scott Neustadter和Michael H. Weber,自然深信該會有點不一樣。 況且,這真是個高難度動作。「絕症愛情故事」難免煽情、催淚,儘管已有無數人嘗試不向悲情的方向走,以樂觀積極的態度面對,但其實「太正能量」還不是一樣的俗氣?《生命中的美好缺憾》怎樣打破這個困局,是筆者最想看到的地方。 事實上,小說和編劇也確實聰明,角色設計上就已經有與別不同的地方。女主角沒錯也是走樂觀面對人生路的方向,談不上有何特別,然而她是那類行事獨立、很有自己一套看法的女孩子,而非純粹說服自己要樂觀,好讓前面的路更好走的一類。這可能是因為她不是情天霹靂發現自己得癌病的,而是自幼已與病魔搏鬥,價值觀自然有點不同。 男主角也一樣,觀眾剛遇上這個角色,就知道他同樣是癌病患者,但他的談吐幽默風趣、說話的節奏爽快,加上二人之間的對話充滿睿智:講自己的興趣、喜愛讀的書等等,哲理處處(譬如男主角說希望能在別人心目中佔上一個位置,女主角卻說人生到最後到底會被遺忘),觀眾也就慢慢忘記了這是個傷感的絕情愛情故事。 《生命中的美好缺憾》還有兩個很重要的角色:男主角的盲眼好友Isaac和女主角最愛小說《An Imperial Affliction》的作家Peter Van Houten,前者探討了「承諾」這個議題(always與okay相信會令觀眾看到會心微笑),後者與男女主角在荷蘭的對談和生活作出了對照,都令這部「絕症愛情故事」提升到另一個層次。 導演也拍得這個故事輕輕鬆鬆的,也值得一讚。不過,影片到下半部分難免要轉喜為悲(可喜是不至於煽情),而且畢竟是個「絕症愛情故事」,編劇也要為結局苦惱,對於部分觀眾而言可能仍覺得未能走出既有框框。但整體而言,其哲理對白與節奏掌握還是讓影片成為同類型作品的清泉。 撰文│天吾

View Post

《分手100次》終於歸於平淡

鄭丹瑞導演的《分手100次》令人有意外驚喜,原以為是胡鬧喜劇,或催淚悲劇,豈料兩者都不是,是人到中年,分不了手,卻愛不下去,停滯不前的困局,非常苦澀。 電影的前半段,沿用愛情喜劇的俗套,一對拍拖多年的戀人:阿森(鄭伊健)與小嵐(周秀娜),經常因小事爭吵,女方嫌棄男方思想不夠成熟,她總是嚷著要分手,最終還是和好如初。 阿森有個開咖啡店的理想,小嵐最初反對,後來全情投入,他們成功開店,還請了4位有趣的年輕人:4大Boy(C AllStar)任店員,並得爽朗茶餐廳太子女Priscilla(王菀之)改良食品質素,咖啡店洋溢歡樂氣氛,但卻是阿森與小嵐關於趨於破裂的關鍵。 兩人在店內旁觀戀人們的分手場面,阿森創立了「分手迷你倉」,給顧客在店內暫存「分手遺物」——一些戀人們不捨得丟棄的物件,阿森為每件物件寫上愛情絮語,咖啡店因此而出名,生意也倍增,阿森在好友的支持下欲租新舖開分店,小嵐反對擴張過急,更令她介意是阿森事前沒和她商量,小嵐盛怒下提出分手,並且出走,阿森慎重考慮後,放棄開分店念頭,追回小嵐,並打算求婚,但在掏出指環的一剎,忽然猶豫,並有所頓悟。 影片的氣氛到此急轉直下,從歡樂落入無奈和傷感,非常苦澀。阿森小嵐從此不再鬧分手,保留了穩定的關係,迎來了中年男女的成熟,歷練過後是悶人的死寂。 鄭丹瑞上一次導演的,已是1994年的《姊妹情深》,相隔20年的《分手100次》,成功捕捉了戀人揮別年輕,步入中年,重新思考「愛情」及「關係」,阿森和小嵐終於歸於平淡,stuck在生活,敗結時間,後段的感覺有點像《有人喜歡藍》(Blue Valentine),旁觀愛情的消逝,火花已盡,轉化成生活。 《分手100次》有很細緻的情感,鄭丹瑞兼顧到商業片的娛樂元素,前半段輕鬆愉快,後段將歡樂元素轉化成淡淡哀愁,結尾也不落俗套,讓人反思「愛情」的複雜,是香港電影少見的情懷,只是略嫌阿森的恩想轉變有點突然。這部電影適合有歷練的中年人看,來尋開心的年輕觀眾可能會被殺個措手不及。 如果覺得電影有點晦澀難明,可聽聽王菀之主唱的主題曲「不再說分手」(也是本片的內地片名),歌詞道出了電影那份感覺:「什麼時候 / 我們失去了糾纏的理由 / 怎麼回頭 / 你的咖啡已經變成紅酒」 有時,我們察覺已經長大,再不是輕言和伴侶 / 情人吵鬧分手的年紀,我們為建立穩定的關係而改變自己,卻驀然發現,以前總是埋怨伴侶的缺點,原來自己也欠缺愛下去的衝勁,像電影中的阿森;於是男人開始在一段關係中選擇沈默,我們從咖啡變成了紅酒,品嘗過戀愛的苦味,經歷讓人變成更醇厚的酒,但「咖啡和酒」,已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回不去了。 撰文│葉七城

View Post

《變形金剛:殲滅世紀》

《變形金剛》系列票房高企,雖然第3集《黑月降臨》在美國本土的票房比起第2集《狂派再起》輕微下滑,但全球票房卻勇破10億(史上第7位),拋離前兩集的成績,所以第4集是一定會開拍的了。《黑月降臨》全球票房那麼好,中國影迷的支持當然是主要因素之一,所以要再創高峰,當然要有點中國元素,除了有李冰冰演出之外,如果你不介意把香港算入「中國元素」,炸爆香港也是一大賣點。這部名為《變形金剛:殲滅世紀》的第4集更選擇在香港作全球首映之地,更證明電影公司對這個市場的重視。 Michael Bay再度執導 第4集的出現當然一點不意外,有錢賺,怎會不賺?但Michael Bay繼續執導則多少有點意外,因為拍完第3集《黑月降臨》之後,他還咬牙切齒說不會再拍第4集,覺得見好就收,男主角Shia LaBeouf也一樣,表示不會再演落去,希望作更多新的嘗試。結果,Shia LaBeouf真的講過算數,拍了很多不同類型的製作,如《性上癮》等,挑戰難度,但Michael Bay卻唔拍又拍,再度回歸,據他所訪問透露,是因為看到《變形金剛》系列實在太受歡迎,像環球影城裡的相關遊戲,即使排上兩個半小時長龍先有得玩,依然吸引一大班小孩聚集,他覺得很難放棄。但他當然也有要求,既然Shia LaBeouf也不拍了,不如人類角色的部分是全新的,就當是一切重新開始。 億萬富豪女兒搶眼 大家可能以為Michael Bay這幾年只是拍了《變形金剛》系列,搵夠食,其實他在拍罷前3部之後,由於當初真的不打算再拍,於是拍了一部叫《Pain & Gain》的低成本作品,由大隻仔Mark Wahlberg和超級大隻佬Dwayne Johnson主演,雖然低成本,票房卻翻了3倍,台前幕後都合作愉快。於是《變形金剛:殲滅世紀》開拍的時候,就想到不如找Mark Wahlberg擔任第一男主角,Mark Wahlberg劇本都未睇便一口答應,而整個選角過程亦隨即展開。 天吾

View Post

《逆權大狀》在沉默中爆發

過往香港人常被批評不關心政治,賺錢搵食才是我們的核心價值,但看完《逆權大狀》後,如果心底湧起一股莫名的激動的話,便證明我們都嚮往民主,追求公義之心,那麼該睜開眼晴看看我們正身處一個什麼樣的世界。 執筆之際,正值國務院罕有高調地發表「『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說,內裡的措辭相兇狠,可以說結束了香港人的「高度自治,50年不變」的美夢。中央明確告訴我們,香港的權力「在於中央授予多少」,回歸17年,阿爺終於翻檯了。 《逆權大狀》中,以南韓前總統盧武鉉為角色原型的宋宇碩律師(宋康昊 飾),勢孤力弱地對抗白色恐怖,為受政治迫害的學生發聲,挑戰強權政府,他在法庭上引用憲法中「國家主權屬於國民,所有權力由國民賦予,國家即是人民」,痛斥朋比為奸的法官及檢控官,大快人心。雖然道理好像在辯方,但結果宋宇碩仍然輸掉官司,他面對的是龐大的國家政治檢控機器,令人認清在沒有司法獨立下的白色恐怖。 從電影我們理解80年代南韓政府對共產主義擴張的戒心,但任何行動均不能凌駕憲法,或擅自闡釋法律。今天,香港在全球的目光下進行與共產黨政權爭取法律賦予我們的權利,是與虎謀皮。極權政府能動用的工具是我們想像不到的。 「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逆權大狀》喚起的是人民的良知,是對抗不公義的唯一力量,共勉之。 民眾的醒覺是需要過程的,非一朝一夕的事,像片中的宋宇碩,經過了複雜的心理掙扎,才走上維權律師之路,繼而帶領社會抗爭運動。起初他也是個崇尚搵錢的人,放下身段專注做房產買賣的法律文件,賺到盆滿砵滿,導演很用心去描寫這個人物,他的市儈,和他出身寒微,雖然苦學成材但有自卑感作祟。 有一場戲講述宋宇碩賺了錢後,立刻去買房子,還不惜代價,指定買某一間,當觀眾覺得他財大氣粗時,導演告訴我們宋律師是念舊的人,原來那是他當建築工人時有份興建的,並許下了奮鬥承諾,所以他為有恩於他的餐館老闆娘挺身而出,協助她的兒子振宇(任時完飾)辯護,面對辣手的「國家安全法」的審訊。 從宋宇碩身上我們看到人性的光輝,對比我們身處的社會,許多官員及政客為惡法護航,顛倒黑白,實在令人痛心。 撰文│葉七城

View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