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破鐵鞋尋覓愛》沉默的抗議

導演米歇爾哈扎納維西斯前作《星光夢裡人》(The Artist),最大的成就是壓倒馬田史高西斯的《雨果的巴黎奇幻歷險》(Hugo),奪得奧斯卡最佳電影,《星光夢裡人》只是一部以電影史為主題的「偽默片」,純粹娛樂大眾,想不到他的新作風格一轉,聚焦車臣的戰亂,借三個角色的不同角度,反思戰爭的殘酷。 《踏破鐵鞋尋覓愛》(The Search)根據真實故事改編,故事背景設定於第二次車臣戰爭。1994年,俄羅斯為「維護國家統一」,當時總統葉利欽派軍攻打車臣,是為第一次車臣戰爭,戰事持續18個月,車臣人民慘遭俄軍折磨、毒打及強姦,在俄國反戰聲音下,葉利欽與車臣簽署停火協議。1999年普京出任俄羅斯總理,莫斯科受到空襲,俄羅斯歸咎是車臣反政府份子所為,俄羅斯以「反恐」為理由,對車臣發動戰爭,是為第二次車臣戰爭,造成嚴重傷亡,25,000多名平民被殺。 電影以俄軍就地處決一對車臣夫婦開始,小男孩哈茲目睹父母被殺,加上姊姊不知所蹤,哈茲抱著弟弟出走,因無力照顧,哈茲將弟弟遺下給車臣家庭照顧,自己隨大眾逃離車臣,往俄羅斯進發。在陌生城鎮,哈茲遇上法籍歐盟人權組織工作者嘉露(貝妮絲碧祖飾),她正在調查車臣的人權狀況,嘉露收留了哈茲,但哈茲心結未解,始終不肯說話。 哈茲由非專業的車臣小孩Abdul-Khalim Mamatsuiew 飾演,是本片的焦點,他幽怨的眼神令人同情,他目睹俄軍罪行後自始不說話,令人聯想起舒倫杜夫名作《錫鼓》(Tin Drum)中在納粹統治下拒絕長大的小孩,戰爭直接扼殺童真。 片中另一角度,是由俄羅斯新兵尼卡來看這場戰爭,尼卡被俄羅斯警察強行徵召入伍,負責收屍等厭惡性工作,期間被資歷較深的俄兵欺凌,受盡凌辱,最後激發潛藏的獸性,戰事扭曲人性可見一班,令原本善良的人變成殘酷不仁,以欺壓的手段掩藏心底被欺凌的恐懼,用傷害別人來「保護」自己,而這種殘酷最終宣洩在車臣的平民身上,悲劇不斷循環發生。 導演盡量以多角度來呈現車臣狀況,批判戰爭的殘酷,而袖手旁觀也是一種罪,片中的嘉露費盡心思寫的人權監察報告,卻得不到重視,國際列強的政治角力,令車臣慘劇被漠視。

View Post

《全力扣殺》全力複製

過往香港電影圈一向視運動題材為洪水猛獸,不碰為妙。香港的「體育電影」都是借題發揮,例如賣座的周星馳《少林足球》(足球)和林超賢《激戰》(混合格鬥),雖然劇種不同,但共通點是講人的奮鬥故事,如何從人生低谷中振作爬起來。以前爾冬陞拍過《青春火花》(排球),和霍耀良的《男兒當入樽》(籃球),票房都死得很慘烈。 郭子健與黃智亨聯合執導的《全力扣殺》,以羽毛球運動為題材,比之前提及的任何一部港產片更為冷門,印象中好像沒有人拍過羽毛球主題電影(紀錄片除外),可算是兵行險著;不過羽毛球是投資者兼女主角何超儀的興趣,只要她承受得起風險,一切可作別論。 若然以戲論戲,《全力扣殺》娛樂性豐富,算是一部可以「笑得出」的喜劇,但以導演的成就而論,郭子健未免太過「穩陣」,完完全全在重覆《打擂台》的成功元素,每個部分都可以找到參考。 《打擂台》的武術,換成了《全力扣殺》的羽毛球,《打擂台》的鄉村茶樓夥計原是武術高手,變成《全力扣殺》中想改過自新的釋囚,辦間羽毛球社,打算訓練選手參加公開賽,茶樓和球社的殘舊主景也有點相似。《打擂台》的沉睡高手泰迪羅賓,換成爛醉如泥的林敏聰;《打擂台》的譚炳文趣怪旁白,換成《全力扣殺》的鍾景輝。兩部電影也有重新演繹七、八十年代經典電視主題曲(《大俠霍元甲》和《奮鬥》)。 相比之下,《全力扣殺》的導演手法較為退步,開首的羽毛球場面拍得較有趣,卲音音、劉浩龍及何超儀的角色有驚喜,但後段往澳門參加公開賽的處理很混亂,比賽場面拍得遜色,導演又不甘心採用傳統勝利大團圓結局,弄出現在有點吃力不討好的結尾。 電影中段很靠完全不按常理演出,估佢唔到的林敏驄飾演的戚冠軍(借用了80年代武打演員的名字,他也有演出《打擂台》)來吸引觀眾,郭子健和黃智亨是有點戲謔舊事物的小聰明,和一顆勵志的心,但《全力扣殺》實在太保守,未盡全力作賽。

View Post

《念念》念念不忘的幻覺

或許沒有太多觀眾關心,但筆者卻較為在意,張艾嘉執導作《念念》中主角們的幻覺。這不僅連繫了他們跟童年、回憶、家人之間的牽絆,還令該片洋溢一片超現實的氣氛。 對不少人而言,戲中焦點是梁洛施,她飾演的育美,因母親當年一聲不響,帶著自己離開家園,教她自幼跟父親與哥哥離異,從此沒有往來也不復相見,這一直給她心底裡留著恨與鬱結。熱愛繪畫的她,曾緊張兮兮的告訴男友阿翔(張孝全飾)被哪位神秘男子跟蹤,後來更在一家食店 ,居然回憶起往事,更產生幻覺,目睹母親難產的痛苦一幕,而當時的她,正正便是身懷六甲,她的體驗跟母親的回憶(幻想?),巧妙地重疊起來。 相對育美猶如精神錯亂的狀況,她哥哥育男(柯宇綸飾)的幻覺便來得合情合理。生活規矩、性情耿直的他,幾年前在外工作,因爸爸病情告急,他在大雨淋漓下趕路,卻誤打誤撞衝進一家酒吧裡,老闆給他喝了幾杯酒,不久他便呼呼醉倒了,幻覺中他成了一個拍攝廣告的帥哥,並且好像時光倒流一樣回到童年時,他走進當年父母一起經營的食店,母親親切地為他煮了一頓飯,在交談中,育男好像了解了甚麼似的,釋懷了。回到現實,父親病逝,那個幻覺對他恍如一次暗示。 育美男友阿翔,拳擊生涯不如意,後來更患上眼疾,被教練狠狠地取消參賽資格,他既憤怒又難過,猶如自我放逐般,來到海邊獨自釣魚,卻碰到一個大叔,在對話中,他隱隱覺得對方便是當年在海難中喪生的父親,兩人即興來了一場友誼拳賽,就像圓了多年以來的承諾。當然那其實又是一場幻覺,鏡頭一轉,觀眾便看見阿翔只是一個人在堤壩上拼命出拳,但情緒抒發後,他下定決心,要做一個好爸爸、好丈夫。 《念念》三位主角,因童年時跟家園和父母分離,在心中縈繞著揮之不去的傷痛,三人未必算是長出了心理毛病,但一直過著沉鬱、孤獨、痛苦的日子,卻因不同幻覺自我復原過來。育男、育美的媽媽阿貞(李心潔飾),為他們小時候講的美人魚故事,那個貫穿全戲的美人魚在海中暢泳的奇妙畫面,以及育美後來成了兒童圖書插畫家,把美人魚故事延續下來,你會發現,幻想(覺)原是多麼的美麗,而血脈、連繫與傳承,又是多麼的微妙和動人。

View Post

《失孤》苦行

劉德華刻意降低「星味」,飾演風塵僕僕,15年來駕著電單車不斷尋找被拐兒子的農民工,是《失孤》的最大亮點。 初次執導的彭三源導演,在電影開始時,便營造了一種冷靜及抽離的風格。第一幕是繁忙的汽車渡輪上,風霜滿面的雷澤寬(劉德華飾)在電單上小睡片刻,車尾插著的尋親旗幟,惹來了兩名途人的爭吵,驚醒了雷澤寬,他沒有勸架,只是平靜地向途人派發尋親的傳單。 這樣鬱悶的氣氛一直彌漫,期間還穿插一位焦急尋女兒母親,直至雷澤寬遇到欲尋親的孤兒曾帥(井柏然飾),才出現一點轉換,主線也慢慢轉到兩人結伴,循著曾帥兒時僅有的記憶——「鐵索橋、竹林和母親的辮子」,尋找親人。 《失孤》是部刻意沉悶的電影,以配合其綿綿無盡,公路電影常見的「尋覓」主題。整部電影的情節就是雷澤寬尋親過程中所遇到的人和事,中段曾帥尋親一段,彭導演是有點處理得不好,和原來的風格有點不統一。 但如果直接跳到最後一幕,雷澤寬成功幫助曾帥尋親後,再獨自上路,他向休息的僧侶提及自己的痛苦,「為何丟失娃兒的是我?」和尚以「緣起、緣滅和緣聚」來解答他的疑慮,然後接上一個雷在長路上開車的長鏡頭,在李屏賓掌鏡及Zbigniew Preisner的音樂下,電影餘韻無窮,也感受到原有的精神。 雷澤寬說「15年了,只有在路上,我才感覺自己是一個父親」,他的尋親之路,已經昇華至一種「信仰」,也是自我流放式的苦行,明知徒勞無功,但他的不棄精神,正是和尚口中的「緣起」,會影響途中結緣的人的命運,曾帥重新做回毛雪松,導演給了一個雷澤寬激動落淚的遠鏡,然後沒入人群中。彭三源的「克制」是值得欣賞的,只是被曾帥較為煽情的一段亂了陣腳。 片中還有無名的主角——中國熱心的志願者,數目無法估計,他們利用網絡聯繫,互通尋親的最新資料,發揮守望相助的精神,他們都是無名英雄,記得在2008年四川地震後,志願者發揮了威力,幫助救援及善後。 最後談談劉德華的演出,單從角色而言,他不是演雷澤寬的最佳人選,他的努力有目共睹,在外表和肢體語上下過不少功夫,可惜他的星味太濃,總是自覺地扮演「不自覺」。但以劉德華作為明星藝人的影響力,令《失孤》廣受注目,連帶拐賣兒童的問題也得到社會特別的關顧,未嘗不是件令人鼓舞的事。 撰文│葉七城

View Post

《雛妓》不認命

蔡卓妍不是飾演雛妓,先消滅某些觀眾的幻想。她在預告片大罵「我有比你x架!(我有讓你操的!)」,看似很爆,但其實是綽頭居多,電影公司的行銷策略很成功,至少有noise,令觀眾好奇。 《雛妓》的劇本有很多瑕疵,但仍是值得認真觀看及細味的電影,故事講述蔡卓妍飾演的何玉玲(Sara)的成長歷程,她十多歲的時候,被繼父(何華超飾)強姦,奪去貞操,母親(孫佳君)知情卻啞忍。Sara決定離家出走和輟學,流落街頭時認識了經常獨自在碼頭釣魚的寂寞中年人甘浩賢(任達華飾),兩人談得投契,Sara替甘浩賢口交,來換取在他車上度宿,甘在半推半就下接受了她的性服務。 其後,甘浩賢提出包養Sara,條件是要她重返校園讀書,甘比Sara年長30年,他是教育署高官,兩人展開了長達8年的不倫關係,Sara考進大學的新聞系,畢業後在雜誌社任職記者。往泰國旅行時,Sara認識了年輕的性工作者Dok-My,她出身自貧窮農村,自幼被賣到城市當雛妓,Sara在Dok-My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決心把她救離苦海。 導演邱禮濤是香港的傳奇人物,80年代至今執導超過70部電影,見證行業的高低起落。邱禮濤是圈中出名的快槍手,他的風格多元化,拍過不同類型的電影,當中有不少爛片。但邱禮濤不時會拍一些冷門的寫實電影,如2001年的《等候董建華發落》,關注一群因香港主權移交後仍未獲確定監禁年期的少年犯;2007年的《性工作者十日談》,呈現行業的真實情況,這些電影都沒有賣座的把握,但可察覺導演的誠意。 《雛妓》沒有賣弄奇情,李敏的劇本,擺脫道德層面的批判,著眼微妙的感情變化。蔡卓妍亦真正遇到一個她從影以來值得投放感情的角色;電影主要是關兩位女性(Sara與Dok-My)如何掌握自己的命運,過程殊不光采,也不容易,卻是有不認命的狠勁。 電影肯定了「教育」的重要性,但內裡又隱含諷刺。Sara透過中學及大學教育獲得正面的人生觀,資助她的包養人是教育建制內的重要人物,而甘浩賢從Sara的肉體中釋放現實的壓抑,兩人關係建基於肉體和金錢,但8年過後,兩人卻因為要重歸正常生活而分手,導演描繪這段愛恨交纏的複雜關係,是香港電影少見的深度,最後Sara 因為放不開而自尋短見,足見她對甘浩賢有份不敢承認的真愛。 後來她將這份愛心傳開去,以生命影響生命,Sara幫助Dok-My帶點偶發性,出於一份職業的義憤(她認真報導的官商勾結黑幕被雜誌臨時抽起)和自我救贖,甘浩賢的死更令她想將那份錯愛轉移,Dok-My愈是被動和認命便愈能激發Sara的決心,雖然相對整個泰國的色情行業,Sara所能作出的改變是微乎其微,但導演卻是從感性的角度出發,來描寫Sara的霎時衝動,往往就是這一念之間,改變了別人的命運,正如甘浩賢當初包養Sara,動機並不純正,也非深思熟慮,但卻改變了她的一生。 撰文│葉七城

View Post

《大茶飯》黑社會轉型

香港最大的黑社會社團叫「洪興社」——我也差點信以為真,混淆了電影與現實世界,黑社會曾經是香港電影的主要類型片,90年代改編漫畫的《古惑仔》系列深入民心,洪興社便是主角們所屬的社團。 黑社會電影主要講述江湖的恩怨情仇,呈現主人翁勇武和義氣。隨著香港社會的經濟模式改變,色情行業,娛樂場所式微,嚴重打擊了黑社會的收入來源;舊式屋村清拆重建,各行各業企業化,古惑仔也要轉型,今年的《古惑仔》漫畫首次以警察作封面來「諷刺時弊」,令人啼笑皆非。 踏入二千年,黑社會電影開始探討社團「轉型」之問題。杜琪峰導演的《黑社會》及《以和為貴》視野最廣闊,既追溯了社團的起源,也檢視了黑社會內部管理結構,但杜琪峯行得極快,《以和為貴》觸及回歸以後,在新的政治形勢下的「後黑社會」時代:黑社會運作公司化。還暗示黨才是最大的社團,黑社會變成黨的統戰及維穩工具。卡在中間講古惑仔生計問題的有《紮職》,暗示黑幫和地產商合作經營「合法」業務,將收數勒索「公司化」。 所以《大茶飯》的開局是有發揮空間的:「洪興社」頭目阿鬼(黃秋生飾),為人重情義,但社團旗下的生意(夜總會及桑拿浴室)的業務萎縮,同門兄弟(姜皓文飾)咄咄逼人,與地產商合作,威迫阿鬼變賣社團物業。阿鬼與手下阿良因為邂逅了茶餐廳東主阿媚(蔡卓妍飾),決定投資媚的茶餐廳,解救她的生意危機。阿鬼不經不覺愛上了這位比他年輕很多的性情女子,社團中人亦將阿媚稱作「阿嫂」,但媚卻另有所愛。 《大茶飯》是部「經營不善」的黑社會電影,導演李保樟主題拿捏不準確,一時想藉「黑幫經營港式茶餐廳」這題材,包裝成輕鬆喜劇,附以溫馨的忘年愛情故事,但最後又回到黑幫仇殺的俗套,結局「警黑合作」令阿鬼的對頭人落入圈套,更是兒戲及欠缺常識。電影也欠缺節奏,劇情停滯不前,例如依照電影的開局舖排,阿鬼「必然」會入主茶餐廳的,但導演拖沓了大半場仍未讓它發生,引至悶場連連,而後段卻又草草完場。 戲中的愛情線,黃秋生「愛上」蔡卓妍,選角太難以置信:不是說忘年戀不可能發生,但要黃秋生飾演的黑社會大佬,主動愛到像個情竇初開的少男,編劇真是自討苦吃。 蔡卓妍的演出差勁,完全沒法讓觀眾理解她的角色的心態和成熟程度,部分場口演技像她初出道時演的少女喜劇。片中最有戲味的是由陳惠敏「扮演」黑社會叔父,他有相關的背景,令演出更具說服力,反而另一大佬吳志雄則有所保留,刻意地在「演戲」,掩藏其真實身份。 撰文│葉七城

View Post

《戀戀小情歌》年輕之音色

對西方獨立音樂有興趣的觀眾,《戀戀小情歌》是不可錯過的佳作,該片由Belle & Sebastian主音Stuart Murdoch,首次自編自導,可以預期戲中奏響了濃烈的清新音樂,並且畫面洋溢了清新風情。 拍攝地點定焦蘇格蘭街頭巷尾的《戀戀小情歌》,是一齣很有青春活力的電影,當中愛情、音樂、校園、抑鬱、嬉皮等元素,均沒有遺漏,而最叫筆者歡喜的,是戲中的復古氣息,三位主角Emily Browning、Olly Alexander、Hannah Murray所穿著的服裝,從豹紋One Piece、格仔褲、碎花裙,到貼身西裝,都散發懷舊英倫味道,為觀眾帶來點點異國獵奇的風情。還有以卡式錄音帶錄製Demo、派單張招募樂隊成員等「那些年」Band仔Band女的二三事,牽引觀眾走進那個年代少年人的音樂愛情世界。 不過,說到底,音樂才是《戀戀小情歌》的主菜,相信不少樂迷是抱著欣賞Belle & Sebastian炮製的音樂之情,而進入戲院的。其實Belle & Sebastian那張跟電影同名的專輯《God Help the Girl》,早於2009年發表,但當時獲邀獻聲的歌手,是Zoey Van Goey的Kim Moore、The Divine Comedy的Neil Hannon、Smoosh的Aysa等等,現在電影則換上Emily Browning、Olly Alexander和Hannah Murray負責演唱。該片以音樂劇為風格,一首首歌曲如貫登場,並推展劇情,戲中便不乏角色「演演吓戲」,忽然拿起結他、唱起歌來的畫面,放在如斯風味青春又清新的電影中,結集年少輕狂與憂鬱,是多麼的搭配。 Belle & Sebastian近日發表了《God Help the Girl》電影原聲專輯,封面是那三位穿著整齊光鮮的主角,色彩給調校至暗啞昏光,很有Mood。唔,果然是Belle & Sebastian出品,設計風格統一,很難認不出來。 撰文│紫水

View Post

《情迷月色下》愛情也魔術

《情迷月色下》肯定不是活地亞倫最好的電影(比較之下,《情迷藍茉莉》就瘋狂有趣兼有深度得多),亦非筆者最愛的他的作品,但作為輕鬆小品,加上靚人靚景,該片還是很讓人賞心悅目的。 這齣電影圍繞著一個明朗主題開展故事──魔術,英文片名《Magic in the Moonlight》,道出了原委,中文片名卻為了延續「情迷」系列字頭而隱去了,也罷,主旨太張揚,也不一定好。男主角史丹利(哥連費夫飾)便是一個薄有名氣的魔術師,女主角蘇菲(愛瑪史東飾),表面上是有特異功能的預言家,實際上是騙子,故事發展下去,有少許鬥智鬥力的場面,觀眾也期待史丹利拆穿「老千」西洋鏡的一刻。 儘管立場不同,但其實說穿了,魔術師與騙子不也是同一類人?分別在於,魔術講到明是掩眼法,而你又沒有能耐揭穿,反而心甘情願的接受欺騙,欺騙手段愈精采,就愈興奮;騙子則是在你毫無準備的情況下作出行騙,當中往往涉及金錢、利益、感情,手段可以很骯髒殘酷。 蘇菲是騙子,史丹利的工作,便是前來悉破對方底蘊,後來卻一腳栽進迷霧?堙A折服於其能知天下事的洞悉和預言能力。蘇菲也假戲真做,愈來愈對史丹利有好感,這位邏輯思維、理性得不得了的魔術師,卻無動於衷,只一笑置之,後來愛情感覺愈來愈濃,卻竟然是當他知曉整個騙局之後。 起初就連他自己也覺得難以置信──應該憤怒怨恨也來不及吧,居然還愛上她?但後來他放下了傲慢與偏見,主動出擊追求對方,最後有情人終成眷屬,皆大歡喜。 說到尾,愛情也像魔術吧?不知怎麼來,也不知怎麼去,局中人不明不白不清不楚,感覺難以言喻,言行難以預算,就如著了魔一樣。活地亞倫在《情迷月色下》,大概就是想說這個道理。 所以說,有愛就好了,不必問東問西歸根究柢,也不須郎才女貌門當戶對,那便是魔術,那便是愛情。就如魔術師史丹利那樣,最終放棄理性分析,才得到美人歸。是的,魔術之所以好看、之所以叫人著迷,正因為我們不知道箇中竅妙,才能享受其中。 撰文│紫水

View Post

《情迷出租男》活地搶鏡

儘管《情迷出租男》由尊托圖路自編自導自演,但仍然有很濃重的活地亞倫味道,也難怪,他在該片形象突出,戲分吃重。於是電影公司為這套電影冠以「情迷」字頭,有心也好無意也好,索性歸類為《情迷巴塞隆拿》、《情迷午夜巴黎》、《情迷藍茉莉》等電影系列作品,活地迷也自然懂得對號入座。 當然吧,尊托圖路才是主角,但老實說,沒了活地亞倫的襯托,錦上添花,相信他不會發揮得十分稱心,因為兩個角色實在對比鮮明。尊托圖路飾演的費柯,能夠在短時間內成為深受熟女、淑女歡迎的「男妓」,固然有其性格、外形優點,但基本上他就是一個木木獨獨,也非標準俊美的男人,看見陌生女性時,不會主動搭訕,更遑論挑逗,一副謙謙君子的模樣,但他吸引女性的特質,卻被活地亞倫飾演、費柯打工那家書店的老闆梅利,慧眼發掘出來,擁有三寸不爛之舌的他,為梅利充當「扯皮條」角色,找來一個又一個富貴但寂寞的女客人,費柯的「潛能」,也在連場實戰中,得以漸漸展露出來,最後甚至欲罷不能,劇末對著美貌女子,報以若有所指的眼神和笑容,他的「退休」想法,大概已經一掃而空了。 梅利性情、言談都古靈精怪,又帶點神經質,既是書店老闆又是「馬伕」,加上與費柯來個一動一靜、一矮一高、一老一中(當然稱不上是嫩)的奇妙配搭,很難不令人留下深刻印象。而當聽到他那一連串如急口令般急速又尖酸的對白,觀眾自會看出那根本就是活脫脫的活地亞倫,所以說《情迷出租男》的活地味濃郁,如果有人認錯是活地的作品,也不出奇。 9月跟《情迷出租男》「前後腳」上映的《情迷月色下》,由活地亞倫打正牌做導演,演出陣容上卻少了他的分兒,雖然機警又言之有物的對白,還是如出一轍的,但一心想欣賞他表演的觀眾,唯有在《情迷出租男》取得滿足了。不過,話說回來,沒有人為「情迷」字頭申請專利,10月就有一套叫《情迷布加勒斯特》的電影上演,可是卻沒有活地亞倫的影蹤。 撰文│紫水

View Post

《閨密》物質的密

黃真真憑《被偷走的那五年》在大陸晉身億萬大導行列,實在可喜可賀,因為她以後便可專心迎合大陸市場,不必理會香港了,這對香港觀眾來說,是福氣。 《閨密》是部反智的電影,120分鐘的片長是浪費時間,沒有事情比看黃真真的「女性電影」更令人沮喪,整部電影只是三位女主角的無病呻吟,沒有生活質感。全片在台灣拍攝,但卻刻意模糊了地方,以便討好大陸觀眾,選角方面,由薛凱琪、陳意涵及楊子姍來演,企圖是中港台三地結合。 可惜這三個角色沒有靈魂,導演只想安排不同場面讓她們展示友情和哭哭鬧鬧。電影開始時,是三人大學畢業,鏡頭一轉,已經身光頸靚,住大屋,衣食無憂,黃真真的世界中,生活實在太輕鬆,女人都是拜金的,看似獨立自主,但骨子裡還是要找個有錢男人。 於是陳意涵被鍾漢良拋棄後,便一蹶不振,仿如一灘爛泥,所謂的「閨密」薛凱琪及楊子姍協助她振作的方法,竟然是用鍾漢良給陳意涵的附屬信用咭來瘋狂購物,碌爆方休;從十多年前的《女人本色》見到「飛甩雞毛」名牌手袋便兩眼放光,到現在黃真真的物質至上心態沒改變過。此外就是薛凱琪「不化妝」和楊子姍「吃牛扒」來陪密友傷心!這些淺薄的情節只是前菜,更糟糕的在後頭。 結果,楊子姍愛上了「有才華」的音樂人吳建豪,但吳在電影展現的是唱了首像K-Pop的歌,和覺得楊子姍發怒時說的粗口很有藝術感!最後更是俗套地,楊要拋下工作和吳去歐洲巡迴演出,「去歐洲」成了黃真真電影追求理想的濫觴,《分手說愛你》如是,《閨密》依樣畫葫蘆,但可否請導演讓觀眾感覺那些藝術家是有才華的,更離奇的是楊子姍是不辭而別,拋下半途的導演工作(為戲中黃真真監製的紀錄片《女人那話兒2》執導),方法是留下一封信給黃真真!如斯不負責任的電影工作者。 根據黃真真的意識形,後段必然要三位主角決裂,大吵一場,但由於角色本身已無血肉,惟有硬生生作個割蓆的理由,就是「妳一直睇我唔起」! 但更離奇的事發生在更後的部分,電影竟變了謀殺片,楊子姍寂寞夜店尋樂遇上色狼葉山豪,酒店開房時楊險被迷姦,鏡頭close up一個大過人頭的玻璃煙灰缸,接著發生的事便不用多說,楊子姍危難中召喚閨密來替她埋屍,如此割裂的情節又擾攘了幾十分鐘。 最後當然和好如初。《閨密》還讓電影植入廣告,某飲品某電腦某網站不斷地出現,還特地拍了多個中距離鏡頭,演員用不合乎常理的方式拿著飲品說台詞,非常討厭,黃真真有多捍衛自己的電影可見一班。《閨密》完全是件搶奪人民幣的商品,歡迎想挑戰自己忍耐力的觀眾。 撰文│葉七城

View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