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城》以暴易暴

林嶺東導演復出之作《迷城》,難免令人期待。他過去的作品,如《龍虎風雲》及《高度戒備》,拍出了香港這城市特有的危機及壓迫感。結果《迷城》比林嶺東的舊作,結構來得更複雜,故事的三組人物,來看香港、台灣及大陸,由一次偶發的事件,把三組人扯進一個更深的危機中,當中的政治寓意觀眾可慢慢細味。 故事中的兩位主角,民(古天樂)及聰(余文樂)兩兄弟,本來是奉公守法的香港人,民是酒吧老闆,一次好心收留了喝醉的大陸女子雲(佟麗婭)而捲入不法商人與黑幫的犯罪勾當中,先惹來香港黑社會的滋擾,後來更被來自台灣的殺手黑頭(張孝全)追殺,法律保障不了民與聰的安全,更迫使兩兄弟放手一搏,以暴易暴。 《迷城》可以看成是無辜香港人被迫入死角,絕地反擊的「攬抄」故事。劇中最大的反差來自民這個角色,由處處忍讓,欲息事寧人,酒吧被黑幫滋擾也啞忍,全因「我仲要喺度搵食」。 趕狗入窮巷,迫使民爆發,全面以暴力還擊,這個轉折令香港觀眾看得最為激動,尤其是當我們看著民和聰一直被自私的雲連累,全因她偷走了一筆不法商人的賄款而引發的亂局,還數次利用民的善心幫她脫臉。 不知是否合拍關係,最暴戾的罪犯,變成來自台灣的殺手,林嶺東為這批落草為寇,唱著〈愛拼才會贏〉的匪徒,設計了一個悲情的處境,大哥(高捷)慨嘆「無家可歸」,他說:「我們都是沒有家,沒有親人的人」。大哥的意外死亡,更激發黑頭對民一家的瘋狂報復,也點燃了民的獸性,《迷城》中的香港不盡然是迷惘,更像是個獸性大發的生死戰場。 老派的林嶺東,最後還要安排一幕舊立法會大樓上的公義女神,手執天秤的手被轟至破碎(令人聯想起吳宇森《喋血雙雄》教堂槍戰,聖母像粉碎),象徵在崩壞的社會,公義未能彰顯,一切只有靠自己反抗到底。飛車及槍戰動作場面,依然是林嶺東的強項,多幕半偷拍式的鬧市追逐,拍得快狠準,林導的鏡頭非常俐落,非常刺激。 可惜《迷城》的劇本仍有很多瑕疵,最要命的是林嶺東加插了一些生硬的文藝腔對白,與全片格格不入,非常尷尬,例如民突然會說「不要讓昨日的悲傷,浪費今天的眼淚」。民、聰及雲在民父墳前喝酒,作為營教母親行動前的告別,導演當成古裝武俠片來拍,聰說「一醉無憂」,雲回他一句「一醉忘情」!結局更flashback民仰首向天,緩緩吐出兩字:「忘我。」凡此種種,不斷在破壞本片的氣氛。

View Post

《進擊的巨人》平行時空

近期看過個人認為其中一套最好的改編漫畫真人電影是《寄生獸》,《要聽神明的話》也不錯,對動漫迷而言,算是大飽眼福,畢竟好作品,無論電影、動漫、小說,從不易求。 當知道諫山創的《進擊的巨人》,被樋口真嗣改編成真人電影,筆者既期待又擔憂。這部作品可是近年其中一套最火紅的新興漫畫,風靡日本以至兩岸三地,更有社會、政治隱喻等諸多解讀,讀者能以不同層面欣賞故事,大家似乎都對《進擊的巨人》津津樂道。但改編名作,是勇氣也是冒險,珠玉在前,如果改得不倫不類,惹怒新觀眾事小,得罪舊粉絲事大,尤其漫畫語言與真實世界,氣氛截然不同,走味機會很大。 《進擊的巨人》真人電影又怎麼樣呢?作為原著漫畫的長期讀者,筆者只當成是平行時空的《進擊的巨人》而已。電影故事建立於原著漫畫的基調,都是一百年前不知名巨人突然來襲,倖存人類築起高牆防禦,卻也因而自困牆內,過著苟且偷安的生活。這百年來人類生活平靜,新一代還以為巨人只是神話,但一天超大型巨人毫無預警地突破高牆,令猶如喪屍的巨人大舉進擊,導致血洗村落,人類傷亡慘重。軍隊重整旗鼓、嚴密布防後,主角艾倫(三浦春馬飾)、米卡莎(水原希子飾)、阿爾敏(本鄉奏多飾)等遂加入調查兵團,展開那無了期也無勝算的戰爭。 故事設定相似,登場人物也大同小異,只是艾倫變得幼年喪親,在原著中眼睜睜看覑母親被巨人吃掉一幕,換成了米卡莎身陷險景的場面,而後者在電影中與艾倫的關係也變得緊張、若即若離,原來是男生的阿爾敏,其腦明頭腦還未顯露出來。 少少的設定變化,改寫了故事發展。筆者不是墨守成規的死忠粉絲,對改編的感覺是中性的,但改編也有好壞之別。為了加強感情線,把艾倫和米卡莎設計成有比較明顯的愛慕關係(在原著漫畫中則較為純淨),是無可厚非,但讓米卡莎和原創角色敷島有感情關係,而敷島的形象又明顯衝覑原著的兵長里維而來,感覺上有點突兀。另外,為了增加戲劇效果,不少角色都比原著窩囊和「蝦轆」,艾倫沒甚霸氣便不在話下,石原里美飾演的韓吉,連開啟立體機動裝置都笨手笨腳,又經常失控大笑,不甚專業,但她在原著中可是一個狠角色。凶猛巨人在前,要這班調查兵團殺敵,說服力欠奉。 觀眾最大的得著,可能是電影在軍艦島取景,叫人欣賞到這個傳說中的島嶼那廢墟一般的懾人景色。跟許多改編電影一樣,《進擊的巨人》也分上下集,人類的陰謀、巨人的秘密仍未揭曉,但願續篇能打出漂亮一仗,彌補上集的不足。

View Post

《破風》運動就是一門哲學

大台早前播映電視劇《衝線》,筆者幾乎一集未看,現在林超賢亦拍出新戲《破風》,我對單車比賽不甚了解,便以新片種來看待,也有新鮮感。 明明是一齣運動比賽、競爭取勝的電影,卻以給車隊衝線手遮風擋雨、鋪橋搭路的「二哥」破風手命名,看官觀影時,就必須看懂導演、編劇的用心──破風的哲學。 運動本來就是一門哲學。每一個崗位、細節、技術、套路,背後都衍生出一個個大故事,視乎大家在其中看到甚麼、關注甚麼。破風手的哲理,已寫在穿梭電影中的各種金句,好像「風在前,無懼」、「在隊友衝線時,就要懂得放手」、「取是能力,捨是境界」等等,全都是做人道理,但說教往往老套不中聽,通過電影故事包裝,讓觀眾看得刺激熱血之餘,也接收訊息,主題突出的《破風》,在這方面是做得挺不錯的。 該片便以破風手做「主角」,仇銘(彭于晏飾)和邱田(竇驍飾)一開始都是三級車隊炫光隊(Radiant)的首、次席破風手,是讓速度、技術超班的鄭知元(崔始源飾)更上一層樓的「造王者」,後來炫光隊解散,三人各散東西,卻都以成為最佳衝線手的目標邁進。 為了衝線,可以去到幾盡?這套電影有趣的地方是,並非強調主角們有多麼的體育精神、情操高尚,反而全都犯過錯,有道德缺失,好像仇銘好勝狂躁,隊友都不喜歡他;邱田不惜服食禁藥催谷身體質素;一直是謙謙君子的鄭知元,在最後一場比賽也露出了求勝心切,卻貪勝不知勝的目光。單車比賽也黑暗處處,車手使「陰招」、經理出錢買通車手作假,都在《破風》出現。衝刺路上,引出各人心中的魔鬼。 所以說,運動是哲學,是各人潛心修行、擊退心魔的道,而從片子看來,在導演眼中,單車比賽最重要的,是學習「破風」精神。仇銘和邱田經歷考驗,最後甘願重新成為對方的破風手,誠如仇銘在劇末所說:「我只想完成比賽。」好一句「完成比賽」,比「勝出比賽」更具份量。而結尾也道出只要在適當時候,破風手也能全速衝線的美好訊息。 也不要忽略戲中「龜兔賽跑」的故事──烏龜之所以勝出比賽,因為兔子根本沒有參加,後者悟出兩者強項不同,毋須比賽,反而去做其他能盡展所長的事情去了。你是烏龜,還是兔子,也不緊要,最重要是,你有看見並認同自己嗎?

View Post

《攣情告急》胡鬧當有趣

2015年6月26日,美國最高法院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facebook即時被一片彩虹海沒禮,以一對男同志準備踏上共偕連理之路的《攣情告急》,在此時此刻上映,算是盡享天時地利,增添話題性。 然而,《攣情告急》大概是一套拍給直男/直女看的喜劇電影,戲中那種由「攣」變「直」、大團圓結局的橋段,頗有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港產片、電視劇,走不出同志定形框架的取態,只是萬萬想不到法國這個被公認為浪漫、自由的文化之都,直到今天仍然樂此不疲,搬演這種劇情。 市場分析公司老闆杰米,跟其醫生男友安東同居多年,已到了談婚論嫁的階段,婚前卻大膽偷食,與美麗的瑞典女子雅娜一晚纏綿,初嘗男女愉悅滋味,此後便對她念念不忘,反而對安東百般冷淡,甚至對他失去性衝動。在杰米生意拍檔查理不知有心定無意的安排下,雅娜到了他們的公司工作,兩人朝夕相對,感情更深,後來的故事發展,相信讀者都能猜到一二。 同志由「攣」變「直」,當然不是天荒夜譚,中途轉「基」的異性戀者,也大有人在,但以胡鬧當有趣的嬉皮笑臉形式表達出來,就不是所有人都接受了,感覺上就像一個對同性戀不夠理解的人,自以為想出了好點子,卻不太嚴謹也不夠成熟地把故事拍攝出來,《攣情告急》是有點予人這樣子的感覺。 又或者換另一角度去想,如果兩位未婚夫夫主角,換成一男一女,其中一方偷食是前因,彼此感情逐漸疏離是後果,最後負心漢另結新歡去了,這樣子的故事,會有趣好看嗎?如果只是借「男男」過橋,令故事題材變得特殊,卻編寫粗疏,令片子不淪不類,便弄巧反拙了。 《攣情告急》儘管也有男男挽手步入教堂的一幕,但綜合而言,合拍導演麥森古華和娜奧美莎格莉奧,就似乎不是要說這麼樣的故事。無論如何,法國是全球第十四個同性婚姻合法的國家,觀眾期待有更令人深刻、更與時並進的同志電影,是可以理解的吧?

View Post

《道士下山》導演上腦

提起陳凱歌,必然會想起他的經典作品《黃土地》及《霸王別姬》,但2005年他拍了劣評如潮的《無極》,之後每下愈況,一蹶不振。2011年他拍了部《搜索》,以網絡生活為主題,可見他有嘗試新題材的決心,可惜表現太尷尬,反映了導演對新世界格格不入。 《道士下山》算是回歸陳凱歌較為熟悉的類型,但意想不到,比《無極》更難堪。《道》改編徐皓峰的小說,講述民國時期軍閥林立,道士何安下(王寶強)學成下山,因緣際會之下,捲入亂世中多幕紛爭,經歷了多變的人生,在危難中悟道。 徐皓峰對「武林」有他獨特的理解,他的文字世界絕對很難以影像詮釋,從徐皓峰親自執導的《倭寇的踪迹》,與一般武俠片大為不同,看1997年的小說《逝去的武林》,徐已開創了中國武俠紀實文學之風;他參與編劇的《一代宗師》,和王家衛配合得宜,從葉問的遭遇反映了現代武林境況,也探討了武術的精神。 陳凱歌對《道士下山》原著似乎缺乏理解,呈現的只是幾段風格不同的故事,並不統一,很不倫不類,主角何安下的性格很模糊,甚至淪為串連幾段故事的閒角。陳凱歌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整部電影的風格混雜,開首一段何安下發現崔道寧(范偉)的胞弟道融(吳建豪)與嫂子玉珍(林志玲)有染,像武松與潘金蓮,最後引發悲劇,令何安下沉痛反思,但導演像是輕輕帶過,劇力很弱。 何安下之後有更多奇遇,捲入彭乾吾(元華)及徒弟趙心川(陳國坤)的門派繼承人紛爭,此段從演員陣容,招式設計,加上雨中決鬥,像是《少林足球》、《功夫》與《一代宗師》的混合物,配上《變種特攻》(X-Men)式特技,陳凱歌既沒創意,也沒信心,非常迷失。 到隱世高手周西宇(郭富城)登場,他與彭乾吾背後有段恩仇,周西宇很飄逸,以掃地使出的招式亦瀟灑,郭富城演出很討好,偏偏導演安排何安下與彭七子(房祖名)插科打諢,兩人食物中毒,臉部腫脹的特技化妝造型,以為在看劉鎮偉的惡攪笑片。彭乾吾與周西宇的決鬥場面像《龍珠》,大家也別想會有什麼武俠境界了。 陳凱歌最大的功勞,算是讓張震還了心願,《一代宗師》被王家衛刪去大量戲份,《道士下山》中終可飾演絕頂高手查老板,大展拳腳功夫。導演還額外加送《集結號》式的戰爭場面,讓查老板與周西宇——張震與郭富城一對俊男,展現同志之愛。總的來說,陳凱歌藉《道士下山》,為不倫不類電影訂下新指標,功德無量。

View Post

《天才少年的奇妙旅程》小孩流浪記

暑假檔期,七月上旬先有童星卡爾凱特擔正做主角的《天才少年的奇妙旅程》上場,還要是這位曾以《天使愛美麗》享負盛名的法國導演尚皮亞桑的首部3D作品,算是很有看頭。 改編自美國小說家雷夫拉森成名首作《The Selected Works of T.S. Spivet》的《天才少年的奇妙旅程》,故事講述一個與家人居住偏遠農場、熱愛科學的小小天才發明家T.S. Spivet,憑著其永動機模型,贏得著名的史密森尼學會頒發的貝爾德大獎,他便隻身赴會,穿州過省,逢關過關,來到華盛頓領獎去。 純粹當「公路電影」,緊隨T.S.遙遠旅程的長征步伐,一睹沿途風光,該片畫面是美得沒話說,但坦白說,這套電影無論是劇情還是鋪排,都未見深刻,講T.S.的天資聰敏、機智過人,導演又好像志不在此;以鄉村城市、小孩成人互作對比,又不算刻劃落力;哥哥意外死亡一段跟全片關係也不夠緊密——全片好像有點失去重心。近年外界多批評尚皮亞桑「食老本」,《天才少年的奇妙旅程》充其量是有趣,卻遠遠不及他的名作《天使愛美麗》,有人形容T.S.是小孩版本的愛美麗,筆者認為是過譽了。 全片叫觀眾看得最開懷的,是年紀輕輕的T.S.,搭順風車、躍上火車,橫越半個美國的一個人的旅程,甚有冒險的味道,雖然全是有驚無險,T.S.還碰上不少樂於助他的好人叔叔。當然T.S.的旅程也未免太順利了,雖說聽古不駁古,但說服力不足也很容易減低觀眾投入感。故事尾聲,史密森尼學會、電視節目主持各懷鬼胎,拉攏T.S.以達到他們的目的,家人及時出場救駕,成功接回T.S.回家去,大團圓結局,又彷彿有點俗套收場。 姑勿論如何,卡爾凱特飾演的T.S.,老老積積,說話有智慧得來又不失幽默感,便很得我心,加上其他角色,如茱迪戴維斯、海倫娜寶咸卡達的表演恰到好處,起著很好的襯托作用,尚皮亞桑在選角上是爐火純青的。

View Post

《愛上你,愛上妳》感受大海

沉溺的性與盲目的愛,兩者相遇,發生在一對青春戀人身上,構成了這部非常壓抑的日本愛情電影。 日本片名直譯的意思是「感受大海的時刻」,改編自1978年的同名小說,由當年只有18歲的女作家中澤惠創作,由於意識大膽,當年在文學界引起不少迴響,30年後,由著名編劇荒井晴彥改編成電影劇本,由拍過《藍色大海》的安藤尋導演。 本片並沒有「明確」的劇情,主要集中描述一對戀人:惠美子(市川由衣飾)及洋(池松壯亮飾)的愛慾糾纏。故事背景是1978年,惠美子於高中時認識了學長洋,他們因為參加了新聞部而有緊密的接觸,惠美子在父親去世後感到莫名的悲傷,而很快她便發覺自己愛上洋,縱使洋揚言他只想享受肉體上的歡愉,並不是真心愛她,惠美子也不顧一切投入這段關係,而惠美子的母親無法忍受女兒甘願成為男人的洩慾工具,對她打罵,但惠美子仍然不能自拔。 中澤惠的原著小說,以獨特的私小說風格,描寫女性生理和心理狀態。在電影版本中,導演安藤尋作了最低度的改編,保持舊派的文藝片的處理,致力將那沉鬱的文字世界呈現在銀幕,節奏緩慢,場景及調度簡單,多用自然光及長鏡頭,差不多完全摒棄配樂,斷續的對白刻意將戲劇性減弱,這種簡約的藝術手法在六、七十年代的日本電影中常見,在今天電影觀眾習慣了荷里活式快速節奏,定會覺得這部電影沉悶無比,極考驗觀影耐性。 惠美子這角色是片中的關鍵人物,市川由衣似乎並未能演繹角色的複雜心態——但無可否認那是一個極難揣摩的角色:任性但脆弱,對性愛的執迷卻又不是淫亂,她已經很落力,值得敬佩。同樣地,洋的角色更不討好:自私、有強烈的支配慾,內心其實空虛,很害怕惠美子捨他而去,池松壯亮初次演這樣複雜的角色,也是吃力不討好。 《愛上你,愛上妳》能夠在香港公映,是個難得的機會(只在一間戲院獨家播放),也佩服把它引進的電影公司的膽量,因為它完全不是主流觀眾愛看的類型,非常小眾口味。

View Post

《男朋友.男朋友》暴力飛行

《男朋友.男朋友》是一齣以同志片為襯衣的校園欺凌題材電影,英文片名Night Flight,或許可以看成是Night Fight,雖然打鬥與暴力,從來不分晝夜,也不囿於學校發生。 在電影的設定下,基澤豆菇頭肥身形又是宅男,很順理成章成為被欺負的對象,天天在廁所遭惡同學們拳打腳踢,血流披面,司空見慣;容洙是以考進首爾大學為目標的高材生,人又長得帥,本來跟欺凌絕緣,但當被本來是好友的基澤,揭發其同性戀傾向,欺凌對象立即轉而到他身上,惡同學對他的欺凌手段,比普通打架更嚴重,甚至要上綱上線網絡欺凌。 基澤從受害者的角色,鏡頭一轉成為加害者,這筆鋒一轉的橋段寫得很好,也令觀眾思考欺凌的本質。想起來,基雄初中時候被同學毆打,但長大了變得強壯又凶狠,更當了惡同學首領,不一樣是從受害者變為加害者?該片編導李宋喜一似乎想提出一種說法:受害者為了向上爬,往往選擇成為掌控暴力的加害者。學校是社會縮影,這意識形態似乎能推而廣之。 李宋喜一是韓國同志電影先驅,之前創作過多部受人關注的同志片,但他不甘於此,《男朋友.男朋友》雖然跳不出傳統同志片的類型框架,但他還嘗試寫出了社會和教育等各種問題,於是同志元素便好像成了副線一樣,雖明顯但不重要,筆者覺得這種創作手法可取。好像容洙成長於單親家庭,基雄爸爸是抗議工人,因縱火被抓進牢獄裡,基雄母親獨力養育兒子,前者要做童工掙錢幫補家計,也誤入歧途與黑幫往來,這些都揭示出家庭乃至社會的不健康現象,導致各式問題產生。 基雄、容洙和基澤三人就讀的中學,戲裡雖沒交代質素如何,但既非貴族名校也不算三教九流,也就是說是最普通的一所中學,但校內除了有無日無之的校園欺凌,又設精英班制度,分黨分派,階級觀念很重(班長崇拜基雄的強者魅力,最初也對成績好的容洙好言相向),還有暴躁教師肆意打罵學生,也會對學生說,只要考進大學,做甚麼也沒有人理會,學生接受如斯教育,讓戲中反覆出現的校園欺凌,有了孕育滋生的環境。 近年韓風在各地吹得正盛,但華麗背後,許多人都對當地情況一知半解,那裡的學校以至社會狀況,是否就如《男朋友.男朋友》描述一樣?當地人(尤其是年輕一代)對同志的意議是否一如片中所說的保守得可怕?若是這樣,這個進步國家是否進步,值得深究。或許一切美麗,只是整容過來的。

View Post

《媽咪俠》老而彌堅

看演員陣容,是個頗為獨特的組合,以三位「前輩級」演員擔綱,其中馮寶寶更是闊別了電影圈超過二十年時間,而年紀相若的卲音音飾演馮的媽媽,另一老戲骨演她的爸爸,這個組合來合演一部家庭倫理題材電影,是令人期待的。 導演及監製高志森也是闊別大銀幕一段頗長時間,他是80年代的賣座導演,拍過不少受歡迎喜劇(如《開心鬼》及《富貴逼人》系列),近年轉戰舞台劇,主力製作大眾化題材的話劇。 《媽咪俠》有別於高志森以往的「高頻率式」喜劇,是有心刻劃三代家庭之間的矛盾和溫情,電影的意念來自導演一位親人的經歷,高志森曾經將故事告訴劇作家杜國威,寫成舞台劇劇本《我愛阿愛》,由香港話劇團演出。 高志森重新撰寫電影劇本,豐富了枝節。故事講述50歲的吳麗愛(馮寶寶飾),是位資深的圖書館行政人員,生活安穩,丈夫失蹤數年,有一位只愛打遊戲機,性格內向的兒子(蔡瀚億飾),父親(曾江飾)與母親(卲音音飾)雖然已經一把年紀,但脾氣暴躁,經常爭吵,兩人更聲稱要離婚。阿愛為免家庭破裂,安排父親到中山暫住,並聘請了來自湖南的年輕女傭阿曖照顧他的起居。過了不久,父親告訴阿愛,女傭已經懷有他的骨肉,本來已經為家事頻撲的阿愛更添煩惱。 馮寶寶是電影的重心,串起家中三代人的煩惱,高志森安排不少讓她需要用力「演」的場口,例如數幕與父母劇烈爭吵的戲,及對醫生(謝君豪飾)的表錯情,馮寶寶的演出略為誇張,對白非常多,但符合電影的肥皂劇風格。卲音音的角色是火爆中帶點滑稽,最後一幕唱粵曲時,簡單的演出卻表現了複雜的情緒變化。 電影對父親的「忘年戀」並沒有作道德批判,反而劇情很早便暗示了女傭阿曖來打工前已經懷孕。阿愛及家人擔心父親受騙。電影巧妙地以父親找到關心他的人,來轉移了「誰是生父」的俗套處理手法,讓觀眾多關注老人家的心理及生理需要。本片最出色的是曾江,他與整部電影是有點off-beat的,有別於馮寶寶的大鳴大放,曾江的演法較為內歛,演活了一位渴望被愛和關心的老人家心境。 《媽咪俠》的題旨其實可以挖得更深的,但高志森看來只滿足於現在的模式:放大吵鬧衝突,加些輕鬆笑料,目標觀眾還是那些看慣婆媽電視劇的成年人。

View Post

《東京未婚妻》來生做/不做日本人?

有朋友是標準的哈日迷,會學日文、遊日本、鍾情日本品牌產品,甚至連手機、電郵等介面,都以日文為語言,於是在《東京未婚妻》看到崇尚日本文化的比利時美少女愛美麗(寶蓮艾特妮飾),不僅不覺得驚訝,反而感到親切。全片以愛美麗這個外國人的獵奇眼光看日本,既富士山,又武士刀、藝伎、暴走族,筆者這種對日本一知半解的本地觀眾,大概覺得頗為迎合,只是如果日本通欣賞此片,不知是否覺得太過表面造作,甚至惹來反感呢? 該片講述於日本度過童年時的愛美麗,長大後回到這個家鄉,從事翻譯工作,打算在那落地生根。後來因為法文補習工作,認識了日本男生凜吏(井上太一飾),後者剛好跟老師相反,熱愛法國文化,兩人各取所需一拍即合,發展了一段頗為純真的戀愛關係。不過,當愈來愈了解日本文化時,愛美麗卻又受到頗大的文化衝擊,因而衍生了一段迷失東京的日子。 《東京未婚妻》改編自比利時女作家艾蜜莉.諾彤的獲獎暢銷小說《艾蜜莉之東京未婚妻》,演繹成電影後,修改最大的部分,是加進三一一大地震的一幕,並插播一些真實畫面,現在重看,這個巨大災難仍然震撼人心。多次想結束與凜吏情侶關係的愛美麗,也因為這次天災而離開日本,跟凜吏無疾而終,最後得知對方另跟一位法國女子結了婚,可見他迷戀的不一定是自己,而是自己所代表著的法國文化。 但愛美麗又何嘗不是這樣子呢?她不諱言只是「喜歡」凜吏,沒有他也可以,而當兩人愈來愈親密,矛盾也隨著加深,似乎她喜歡的並願意與之結合的,或許只是凜吏所象徵的日本文化。這一種淺薄的愛情關係,或許也是觀眾看得最不以為然的段落。 導演兼編劇斯特凡.利伯斯基,選了井上太一來演凜吏,實在是神來之筆,這位銀幕新鮮人,曾於美國及英國定居,是英國樂隊Temple Velocity鼓手,近年才重返日本,會說日語、英語和西班牙語,他本身也如主角愛美麗一樣,集多元文化於一身。 話說回來,隨著韓國已取代日本在港人心中的潮流國度,《東京未婚妻》如拍成《首爾未婚妻》,可能會更受歡迎呢!

View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