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城》以暴易暴

林嶺東導演復出之作《迷城》,難免令人期待。他過去的作品,如《龍虎風雲》及《高度戒備》,拍出了香港這城市特有的危機及壓迫感。結果《迷城》比林嶺東的舊作,結構來得更複雜,故事的三組人物,來看香港、台灣及大陸,由一次偶發的事件,把三組人扯進一個更深的危機中,當中的政治寓意觀眾可慢慢細味。

故事中的兩位主角,民(古天樂)及聰(余文樂)兩兄弟,本來是奉公守法的香港人,民是酒吧老闆,一次好心收留了喝醉的大陸女子雲(佟麗婭)而捲入不法商人與黑幫的犯罪勾當中,先惹來香港黑社會的滋擾,後來更被來自台灣的殺手黑頭(張孝全)追殺,法律保障不了民與聰的安全,更迫使兩兄弟放手一搏,以暴易暴。

《迷城》可以看成是無辜香港人被迫入死角,絕地反擊的「攬抄」故事。劇中最大的反差來自民這個角色,由處處忍讓,欲息事寧人,酒吧被黑幫滋擾也啞忍,全因「我仲要喺度搵食」。

趕狗入窮巷,迫使民爆發,全面以暴力還擊,這個轉折令香港觀眾看得最為激動,尤其是當我們看著民和聰一直被自私的雲連累,全因她偷走了一筆不法商人的賄款而引發的亂局,還數次利用民的善心幫她脫臉。

不知是否合拍關係,最暴戾的罪犯,變成來自台灣的殺手,林嶺東為這批落草為寇,唱著〈愛拼才會贏〉的匪徒,設計了一個悲情的處境,大哥(高捷)慨嘆「無家可歸」,他說:「我們都是沒有家,沒有親人的人」。大哥的意外死亡,更激發黑頭對民一家的瘋狂報復,也點燃了民的獸性,《迷城》中的香港不盡然是迷惘,更像是個獸性大發的生死戰場。

老派的林嶺東,最後還要安排一幕舊立法會大樓上的公義女神,手執天秤的手被轟至破碎(令人聯想起吳宇森《喋血雙雄》教堂槍戰,聖母像粉碎),象徵在崩壞的社會,公義未能彰顯,一切只有靠自己反抗到底。飛車及槍戰動作場面,依然是林嶺東的強項,多幕半偷拍式的鬧市追逐,拍得快狠準,林導的鏡頭非常俐落,非常刺激。

可惜《迷城》的劇本仍有很多瑕疵,最要命的是林嶺東加插了一些生硬的文藝腔對白,與全片格格不入,非常尷尬,例如民突然會說「不要讓昨日的悲傷,浪費今天的眼淚」。民、聰及雲在民父墳前喝酒,作為營教母親行動前的告別,導演當成古裝武俠片來拍,聰說「一醉無憂」,雲回他一句「一醉忘情」!結局更flashback民仰首向天,緩緩吐出兩字:「忘我。」凡此種種,不斷在破壞本片的氣氛。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