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出想像以外

有理由相信,新一代的樂迷聽到盧冠廷這個名字,會先想起「環保」多於「歌手」或「音樂人」;又或是,根本不知道他是誰。像我這些稍為老一輩的,也幾乎以為他近年只在推廣環保,放下音樂了。這次適逢盧冠廷發表「Hi-Fi」碟《Beyond Imagination》,有機會訪問他,才知道這完全是誤會一場,他比我想像中對音樂更加狂熱。

闊別22年
盧冠廷對上一張專輯,已是1993年和李宗盛合作的《我(們)就是這樣》,足足22年前,自此之後他便淡出樂壇,期間雖有過一些電影配樂創作,但也不算多。「為甚麼我不再做唱片呢?因為我和李宗盛這張唱片賣得萬五張而已,當時滾石唱片想打入香港市場,找我做唱片,投資很多錢,單是production就用了95萬,promotion更是3倍價錢,但換來卻只是萬五張的銷量,我花了很多心機做卻居然如此,心灰意冷便不如退出。」
銷量不佳(當時來說,萬五張是不太理想了,現在卻只有一線歌手才賣得出這個數字),但李宗盛仍跟盧冠廷說,隨時可以開波做第二張,而且是盧冠廷的個人專輯,但他還是跟李宗盛說「冇興趣了」。
訪問期間盧冠廷一直強調自己已經退休,但儘管如此,他在這22年間仍一直有音樂創作,環球唱片問他有沒有興趣出唱片,他心想,「我好多作品未出街,都可以試吓喎」,還以為可以推出一張original專輯,「後來他們跟我說,我久休復出,不如先唱返以前的hits,當作warm up,讓樂迷更容易接受,提議我不如將耳熟能詳的歌換上新的arrangement。」盧冠廷覺得這樣做也不錯,但卻有一個要求,就是新的版本一定要比之前好。

4年音樂研究成果
不單要比之前好,盧冠廷還說,他希望他的歌曲是「值得留低」,要達到一個相當高的水平才行。過去22年間,你以為盧冠廷專注於環保嗎?非也!他其實一直沉醉於音樂當中,我問他的「退休生活」跟音樂有幾大連繫,他說他24小說都在研究音樂,記住,係研究。「我冇其他嗜好,又唔睇電視,在家就只會研究音樂。」
「我是研究harmony的。音樂最主要由三樣東西組成:rhythm、melody和harmony,為甚麼我要研究harmony呢?因為在學校只學了3成(盧冠廷畢業於美國的音樂學校),7成不知道是甚麼來的,何以學校沒有一個方法讓人明白足100%呢?怎麼讀完音樂學院仍然唔識呢?」盧冠廷一直奇怪,怎麼西方的音樂人能編寫出如此美妙的和弦(chord),而他居然唸音樂的也不懂?於是4年前開始他便很認真的研究harmony,現在他夠膽跟大家說,100%掌握和弦的運作!興之所至,他跟筆者談到2-5-1 chord progression、circle of fifths等音樂理論,這裡就下刪一千字,免得沒有學過音樂的讀者摸不著頭腦了。

太太唐書琛也「復出」
新唱片《Beyond Imagination》就是當了4年音樂研究生得出的成果,還借助Sonokinetic軟件的協助,引發出更多的可能性。接著盧冠廷再次詳細地解釋背後的音樂理論,譬如怎樣將dominant、diminished和augmented轉做major和minor…好吧…也不能寫太多,總之會應用在《Beyond Imagination》的歌曲當中,如經典作〈世事何曾是絕對〉、〈憑著愛〉等,就有symphony orchestra的風格在內,當然不是真的有百幾名樂手演奏,而是模擬的,但幾可亂真,盧冠廷說「咁咪就係beyond imagination囉」。
另一個超越想像的,盧冠廷說是他太太唐書琛肯再次執筆寫詞。新碟中的「新歌」〈人間天堂〉,其實是幾年前為電影《歲月神偷》寫的,原曲是由李治廷主唱的〈歲月輕狂〉,只有國語版,於是唐書琛便嘗試寫一個粵語版出來。「最初她一直寫不出來,原來太耐冇寫詞真係會寫唔出的,但兩個禮拜後她還是完成了,而且寫得很好。」
盧冠廷說,新碟某些歌曲的chord是相當複雜,「難到飛天,就算我寫埋出嚟,你都會話:嘩,點彈呀」,而由蘇德華編曲的〈人間天堂〉就是其中一個例子,「最後8個bar就係我嘅心得」,大家不妨留意一下!

把經典改頭換面
《Beyond Imagination》將盧冠廷的經典作品改頭換面,如〈快樂老實人〉、〈陪著你走〉等當然不會遺漏;另外,也選來一些他為別人寫的歌,如林子祥的〈最愛是誰〉,以及將寫給關正傑的〈天籟〉和自己出道時的名作〈天鳥〉二合為一,相當有趣。
其實盧冠廷為其他歌手寫過很多精彩的歌曲,他向唱片公司提議過翻唱〈緣盡〉(劉德華)、〈地老天荒〉(關淑怡)和〈我會掛念你〉(陳慧琳),因為都覺得好聽,又未唱過,但最後只有〈我會掛念你〉入選。只能說好歌太多,總有些要落選。盧冠廷說〈我會掛念你〉最初是改成一個很rock的版本,但唱片公司覺得不是「Hi-Fi碟」會有的類型,於是便做了另一個相對較靜態的版本。
說到改編,他說最難是要超越前作,譬如〈一生所愛〉(《西遊記大結局之仙履奇緣》插曲),他說原版的編曲已經很好,難以突破,但後來唱片公司找來台灣的fingerstyle結他手盧家宏助陣,還因為他的結他演奏太精彩了,索性由他獨領風騷,效果亦的確更佳,可說是一個意外收穫。

玩音樂多過聽音樂
問他對「Hi-Fi碟」有沒有概念,他說「冇乜認識,唔知道要做Hi-Fi碟呢樣嘢,聽講係近幾年先興」,但在創作上的層面上和過往沒有分別,只是最後要再過Hi-Fi德(劉賢德)那一關。其中〈但願人長久〉在調校、修飾底下,效果更有空間感,更能顯出那份孤寂,加上日本的percussionist在適當的位置加入敲擊部分,盧冠廷說是因為做Hi-Fi碟而令音樂變得更好,也beyond了他的imagination,這個最重要。
最後我問他聽甚麼音樂多,他竟說很少聽音樂。「我係玩音樂多過聽音樂,聽音樂我係做唱片要找reference才會聽。」我想,這也是盧冠廷能寫出風格如此獨特的作品的原因,聽太多有時候反會倒過來給影響,越是埋頭苦幹去研究,不被干擾,就越能創作出具個性的音樂,更超乎想像。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