撥動心弦

古典樂迷相信都認識楊雪霏了,她是少數在歐美揚名的女古典結他手,過往發表過的幾張專輯都深受樂迷歡迎。最近她轉投了環球唱片,並剛發表了新專輯《心弦 Heartstrings》,我們也趁這個時候和她做了一個電郵訪問,讓大家對她這次的新創作有個基本了解。

AV:AV Magazine|XF:楊雪霏

AV:簽約新唱片公司,有沒有/是否有甚麼特別的期望?
XF:無論簽約任何唱片公司,我的最大期望當然是唱片到達最多的聽眾。與環球合作我尤其希望能夠在自己的國家更多的推廣結他音樂。

AV:為甚麼新專輯取名為《心弦 Heartstrings》?這次是張獨奏專輯,你較享受做一張獨奏的專輯,抑或是協奏的?過去多年推出了這麼多張專輯,你認為是更駕輕就熟(因為經驗豐富了),抑或更感到困難(因為要尋求突破)?
XF:因為CD中的樂曲都撥動了我的心弦,我也希望它們撥動聽眾的心弦所以取名為心弦。
協奏曲專輯和獨奏專輯我同樣享受,做獨奏專輯自由度更大一些。專輯出多了肯定經驗也越來越豐富。現在外界視實體唱片銷量下降為一大困難,在我而言唱片業正面臨形式上的轉變,網絡發展讓我們的音樂擴展至不同平台,透過它們可以讓更多年齡層的樂迷認識古典音樂,這也是我所希望見到的。

AV:新專輯的選曲當中,有本來為結他而寫的音樂,也有由妳改編的,妳認為哪一樣難度更大?有沒有某一個樂曲特別花時間改編?
XF:改編的難度較大,尤其是改編大家熟知的名曲。〈漁舟唱晚〉我花了兩個月的時間琢磨,古箏有十三根弦我只有六根弦,直到快要錄音的時候還做了改動,我很滿意它最後在唱片中呈現的效果。另外我改編的法雅和艾爾加也幾乎沒什麼人用獨奏結他演奏。

AV:有哪一個樂曲的改編妳特別感到滿意嗎?妳認為怎樣才是一個好的改編?
XF:我自己改變的樂曲一定要自己滿意才會拿出來呈現給大家。我尤其驕傲的是〈漁舟唱晚〉,因為這是一首我特別喜歡的中國古曲。好的改編既要抓住原曲精神還要在所在樂器上有添色。

AV:選曲上有來自不同地區的樂章,會否擔心整體出來的風格太過雜亂,難以統一?演奏技巧上具難度會否也納入選曲的首要標準或標準之一?
XF:樂曲的風格背景多樣正是這張CD的特點。我希望每個人都能從這張專輯中找到自己喜歡的。我認為結他的吸引力之一正是它的風格多樣性。演奏風格和曲目的多樣性也是我的特點之一。這張專輯的選曲首要標準是我喜歡的樂曲,為了專輯的可聽性我也加進一些熱情歡快的樂曲,這樣的樂曲通常也較難,例如法雅。
AV:我留意到新專輯有兩首樂曲是選來武滿徹的版本,有沒有甚麼特別的原因?可以說說妳對這位作曲家的看法嗎?
XF:武滿徹是亞洲的重要作曲家,我很喜歡他的作品。他為結他寫的12首流行歌改變我以前曾經錄過幾首。這一次的兩首很適合《心弦》的氣氛,所以選進來。

AV:作為一個演奏家,會否覺得錄音室錄唱片較為沉悶?是否較享受現場演出?
XF:錄音和現場演出非常不一樣,但是我同樣喜歡。我尤其喜歡在錄音室錄製慢曲,因為不用考慮音量傳達和周圍的噪音,而靜心專注細節。結他的很多細微的細節在遠距離的傳達中可能聽不到,所以我特別注重錄音中的細節,這也正是我喜歡錄音的原因之一。

AV:新專輯在錄音方面有沒有甚麼跟過往不同的地方?有甚麼新鮮的地方樂迷可以注意一下?
XF:這次錄音最不同的地方是我自己做製作人。這是我第三次與Abbey Road錄音師Arne Akselberg合作,彼此駕輕就熟,我自己很滿意這張唱片的聲音。這張唱片中我用了4把琴,來配合不同的樂曲。比如Smallman的聲音共鳴性強所以用來演奏〈漁舟唱晚〉,另外大部分曲我用了英國琴Fischer,這把琴的音色非常集中乾淨,音色很亮麗,非常適合錄音。

AV:妳怎樣看結他在古典音樂世界的地位?是否有被忽略,不及鋼琴和其他管弦樂器受重視?作為中國最有名的古典結他手,妳有沒有一種使命感,要把古典結他推廣到更普及的層面?妳認為這重要嗎?
XF:古典結他在音樂世界的地位很特別,主要原因是因為不是管弦樂團裡的樂器和曲目。古典音樂世界的核心是它的音樂,而結他沒有那些核心的德奧系統的曲目,而並不是古典音樂界忽略結他。如果把結他的所有風格都加起來那麼也許結他是當今世界上最流行的樂器。我認為我們應當利用結他的多樣性和現代性,走自己的路,無需和鋼琴還有其他管弦樂器作比較。隨著年齡的增長我確實越發有使命感,希望為我的樂器在不同層面作出貢獻,這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今年我作為長沙國際結他藝術節的藝術總監還特別設置了作曲比賽為了鼓勵青年作曲家為結他作曲。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