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的航道

仍然對陳慧敏(Vivian Chan)在《超級巨聲2》演繹的〈歲月的童話〉很有印象,但原來這已是差不多五年前的事了。如今當時人稱「慧敏哥」的她,亦已正式成為歌手,年半前聽到她的首張EP《陳慧敏》,最近新EP亦已面世,名為《小人物》,記載著的是她的成長歷程,以及當中的快樂與痛苦。

泥膠的進化
如果大家有買實體CD,先給抓住的不是大家的聽覺神經,而是內頁奪目的插畫設計,都是陳慧敏親自繪畫的,當中更附上她的手寫歌詞,感覺更加親切。Vivian唸設計出身,算是發揮所長了,她表示,現在樂迷願意買CD是很難得的了,應該要給他們多一點,這些插畫是為他們而設的。「這次6首歌有4首歌都是自己作曲的,當中有些內心世界的畫面未必能透過音樂表達出來,所以便用插畫的形式來呈現出來。」譬如主打作〈小人物〉,她便畫了一個「薯仔」樣子的卡通人物,代表著「small potato」,插畫要表達的是「它」雖然渺小,但只要「它」願意跳出框框,一樣可以成就無限的可能性。
2013年底,Vivian推出了首張EP,過了年多,她說自己已成長了不少。「製作第一張專輯的時候,我覺得自己的狀態是一嚿泥膠,身邊有很多工作伙伴幫手塑造呢嚿泥膠,而且好多時候都是他們覺得我是怎樣便怎樣;這次我則很清楚呢嚿泥膠應該是甚麼形狀才對。」而整個塑形過程是很實在的,上一張EP,Vivian只寫了一首歌,這次大躍進,6首歌當中佔了4首是她自己作曲的。加上CD封套內頁的插畫和手寫歌詞,呈現出一個更完整的陳慧敏世界。「我覺得自己開始勇於表達自己,這是一個很實在的滿足,也算是一些成績吧。」

尋找出口
事實上,過去一年,陳慧敏參與了不少工作,有舞台劇、拍戲,還參加了《中國好聲音》的澳門區選拔賽奪得冠軍,加上這次作曲、填詞、插畫等,好像在不同崗位都有她的蹤跡般,但她說沒有兼顧上的煩惱。「我很享受自己這個多重身分,每一個藝術範疇都是我喜歡的,我記得當初參加《超級巨聲》的時候,志願一欄就是填上『藝術工作者』,我覺得我是一步一步地實踐著這個目標。」
至於新碟《小人物》,初聽的時候會覺得曲風比上次激昂了一些,和過往「陰聲細氣」的她略有分別,Vivian說這不是故意要改變的。「是因為經歷。這張碟的每一首歌其實都是我的一些曾經,也許是這段時間的情緒波動比較大吧!創作是不能騙人的!你不能扮開心,而寫一首開心的歌。」那麼,這些「曾經」都是不快的事情嗎?「創作時的心情是這樣,但現在回想起來,最開心的是這些經歷都過去了,從中還能得到一些領悟,讓人成長。」Vivian叫大家留意每一首歌的插畫,都畫上了「出口」,希望大家即使聽歌的時候也正值有不愉快的經歷,也要記得最終會有「出口」。

保留舊有狀態
追隨陳慧敏有一段日子的話,該會發現,這張EP當中有兩首歌,其實早於幾年前曝光,比起她發表首張EP時還要早。譬如〈航道〉就大概是2013年的錄音,〈始終〉也是差不多時期的作品。「但這兩首歌都有重新製作的,〈始終〉有重新編曲和錄音,〈航道〉則只是重新編曲,而保留了當年的錄音。」所以大家或會覺得〈航道〉中Vivian的聲音有點不一樣,但這也見證了她唱功上的進步。「我們甚至曾打算不再重新製作,但編曲人認為當時很多細節都處理得不夠好,堅持要重新再做,但沒有重新錄音,是因為我知道不可能再演繹得到當時的味道。」
〈航道〉說的是澳門前往香港的船程,表達了初出道的陳慧敏的一些心情,面對著未來日子應該怎過呢?有很多恐懼和未知。如今陳慧敏已在樂壇差不多兩年的時間,要再表現出這種幼嫩的感覺恐怕不可能了。有些時候,不是唱功進步就是更好的,楊千嬅也演繹不到當年〈少女的祈禱〉的味道吧?「我聽回〈航道〉也覺得可以唱得更好,但我真的不想修改我當時的狀態。」

向創作路進發
問Vivian是否會繼續這個創作歌手的路線,她也說希望日後能推出一張全創作的EP。「我覺得沒有一首歌是100分的滿意程度,每一首歌寫好之後都會覺得可以更好,就像以前老師常常說,畫是沒有畫完的一日,但這張碟我是很滿足的,這是我在某個階段的一個成果。」
雖然Vivian參與了《小人物》的大部分創作工作,但大家或會留意到,6首歌曲就有4個監製助陣,一起塑造Vivian不同的面貌。其中潘君堡是澳門創作人,與澳門相關的作品都會找他監製,Gary Chan則是整張EP的監製,所以嚴格來說,方樹樑和舒文才是較刻意促成的合作。「舒文是我很欣賞的監製,是Gary Chan說要多跟不同的監製合作,才能擦出更多火花,找出更多不同方面的自己。〈完場曲〉他特別要求我降半度唱,最初我也擔心表現會不夠好,但結果就找到了我聲音上的另一個texture。」Vivian還說和舒文合作較緊張,因為對方與很多天王天后級合作過,「覺得要他雙耳收貨並不容易」,但也表示回想起來覺得很興奮,也許,這也是成長必經的航道吧。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