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未婚妻》來生做/不做日本人?

有朋友是標準的哈日迷,會學日文、遊日本、鍾情日本品牌產品,甚至連手機、電郵等介面,都以日文為語言,於是在《東京未婚妻》看到崇尚日本文化的比利時美少女愛美麗(寶蓮艾特妮飾),不僅不覺得驚訝,反而感到親切。全片以愛美麗這個外國人的獵奇眼光看日本,既富士山,又武士刀、藝伎、暴走族,筆者這種對日本一知半解的本地觀眾,大概覺得頗為迎合,只是如果日本通欣賞此片,不知是否覺得太過表面造作,甚至惹來反感呢?

該片講述於日本度過童年時的愛美麗,長大後回到這個家鄉,從事翻譯工作,打算在那落地生根。後來因為法文補習工作,認識了日本男生凜吏(井上太一飾),後者剛好跟老師相反,熱愛法國文化,兩人各取所需一拍即合,發展了一段頗為純真的戀愛關係。不過,當愈來愈了解日本文化時,愛美麗卻又受到頗大的文化衝擊,因而衍生了一段迷失東京的日子。

《東京未婚妻》改編自比利時女作家艾蜜莉.諾彤的獲獎暢銷小說《艾蜜莉之東京未婚妻》,演繹成電影後,修改最大的部分,是加進三一一大地震的一幕,並插播一些真實畫面,現在重看,這個巨大災難仍然震撼人心。多次想結束與凜吏情侶關係的愛美麗,也因為這次天災而離開日本,跟凜吏無疾而終,最後得知對方另跟一位法國女子結了婚,可見他迷戀的不一定是自己,而是自己所代表著的法國文化。

但愛美麗又何嘗不是這樣子呢?她不諱言只是「喜歡」凜吏,沒有他也可以,而當兩人愈來愈親密,矛盾也隨著加深,似乎她喜歡的並願意與之結合的,或許只是凜吏所象徵的日本文化。這一種淺薄的愛情關係,或許也是觀眾看得最不以為然的段落。

導演兼編劇斯特凡.利伯斯基,選了井上太一來演凜吏,實在是神來之筆,這位銀幕新鮮人,曾於美國及英國定居,是英國樂隊Temple Velocity鼓手,近年才重返日本,會說日語、英語和西班牙語,他本身也如主角愛美麗一樣,集多元文化於一身。

話說回來,隨著韓國已取代日本在港人心中的潮流國度,《東京未婚妻》如拍成《首爾未婚妻》,可能會更受歡迎呢!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