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遊戲

早前香港電影金像獎有一個向黃霑致敬的環節,找來四位香港新生代唱作歌手演繹霑叔的作品,彷彿就在說明:後浪要準備推前浪了。這一年又會有甚麼後浪湧現?其中一個大家可能仍未認識,卻又很值得留意的名字,叫黎曉陽(Michael),90後男孩一名。他在去年的雨傘運動期間,寫了一首〈撐著〉而為人認識,今年他將會推出個人大碟,現正在「音樂蜂」網站上接受預購,或者大家先聽聽他創作背後的一些想法吧。

愛以靚器材唱歌
有理由相信,這一代的歌手都是滿懷熱誠的,因為現在當歌手已不容易富起來,要揚名也該有更好的方法。單單沖涼唱個不停、閒時和朋友唱K是不夠的,為了音樂,Michael可以去得幾盡?不外乎幾個途徑:參加比賽、在街頭獻技、學習樂器,他通通做齊。「最初發現自己很喜歡以一些靚的音響器材來唱歌,於是每當在街上看到有歌唱比賽招募,便會去參加。」
參加歌賽比賽竟然是為了器材?也許真正的原因是受到父親的影響吧。「爸爸也熱愛音樂,業餘有跟老師學唱歌,於是我也一同跟他學習。那位老師曾在酒廊獻唱,唱很多Oldies,如〈Sometimes When We Touch〉、〈Desperado〉等,我也因而認識了這些經典歌曲。」在歌唱老師的介紹下,Michael早就有不少演出機會,曾在新光戲院、文化中心等不同場地表演。
膽練大了,還未到18歲,Michael便接連參加了十八區超新聲歌唱比賽,以及即場報名海港城的歌唱比賽,更分別得到了冠軍和亞軍,成績相當不錯。也因為參加比賽的緣故,被現在的唱片監製謝國維發掘,踏進了歌手之路。

從街頭表演到〈撐著〉
正當他以為快能圓歌手夢之時,卻發現原來單單懂得唱是不夠的,而且在參加比賽期間發現很多人都精通樂器彈奏,於是他便透過YouTube自學結他,裝備好自己。一次在街上看到別人表演,Michael的表現慾突然急升,便膽粗粗問可否加入。「那次的感覺很開心,但還未有信心自己一個表演,於是便揹著結他周圍走,看到有人表演便問可否一齊玩,過了一段時間才決定買架生自己玩,此後隔日便會走到街上表演,還認識了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組了一隊band叫『傻喇士多』。」
但真正讓更多人認識黎曉揚是〈撐著〉這首歌。「自問不是一個太懂政治的人,那時候睇新聞發現好大件事,更有催淚彈,當日我整天在工作,到凌晨一兩點才看到新聞,於是我打畀朋友,發現他們都在外邊,便馬上外出看看。發現西裝友、mk仔也團結在一起,覺得這個畫面很美好,便想到不如把這種感覺寫成一首歌。」

道盡年輕人煩惱
那時候唱片監製謝國維已一直跟Michael保持聯絡,還曾安排他到唱片公司試音,但最終沒有成事,直至他不斷拿著結他busking,整個人的魅力愈來愈強,便討論會不會做一個project。「看到他很投入,我覺得那個charm好重要,這樣才能吸引觀眾。」
Michael從前只顧街頭唱歌,雖然有學結他,但並未開始創作,直到busking久了,覺得掌聲雖多,但觀眾的反應卻持續這樣,沒有甚麼變化。「我知道自己來來去去都係咁,觀眾的反應不變,我的心態卻變了,於是便諗不如嘗試寫歌吧。」而Michael很自然地便寫了第一首歌,叫〈Cope with Life〉,更收錄在去年他推出的一張single內。「初初只打算寫一些年輕人的煩惱,沒想到大人也似乎有共鳴喎!」
新碟更索性講盡年輕人問題,找來林日曦包辦全碟歌詞,而Michael也參與了所有歌曲的創作,是不折不扣的唱作人了。專輯取名為《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 A Start》,並不是因為他喜歡打機,而是因為人生如遊戲,常想找捷徑卻又總是迷路過後才真正展開。當中的歌曲都是透過一些對比,表達年輕人成長的過程當中,很多時候就是在尋找好壞的定義、兩樣事情的平衡。「譬如〈快樂很慢〉,是講自己出道的幾個月來經歷了很多,逼著很快要成長,然而快樂卻不是同時的來,來一陣子便走了,好慢。」Michael說他常常「諗多咗」,會想「人生為乜」這些課題。「可能好多人都會諗,但現實生活上卻制止了你這樣想,因為你要focus在其他事情上。我就比較離地,是個會亂諗嘢的人,沒想到講出來好多人都有共鳴。」

音樂風格多元化
至於音樂風格,Michael形容為多元化,甚麼都有。「我想嘗試多一點不同的風格,初出道的時候,別人說我是『小清新』,我其實沒有想太多。」沒錯,聽了幾首黎曉揚的作品,也發現有很多不同的元素。「我寫歌的資歷不長,都在摸索,譬如大家不會想到我會寫出〈升降機〉這樣的歌,如果在大公司,我不知道他們會否選用。」
謝國維則補充,是別人太喜歡把音樂類型化而已:「我覺得他第一首主打歌〈天行者〉也不是小清新,是Pop Rock。我聽了〈升降機〉的demo也覺得幾好,但他自己也很懷疑。現在這個音樂團隊,比我之前合作的歌手,溝通上都更加緊密,我可以了解他更多的可能性,放進更多不同的元素,可能很大膽,但我知道是會work的。」
新碟預計8月才會推出,現階段最重要是得到樂迷的支持,在「音樂蜂」上預購。「這次形式不一樣,是先使未來錢的一個模式,要解釋得好好才能吸引人,但又要能實踐得到,不可太天馬行空。」Michael說創作給他很大的滿足感,也加快了他的成長,但也有不愉快的感覺,譬如寫不出來,或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的時候。然而,也許就是這些快樂與焦慮集結在一起,才有真正優秀的音樂誕生出來吧?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