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閨密》物質的密

黃真真憑《被偷走的那五年》在大陸晉身億萬大導行列,實在可喜可賀,因為她以後便可專心迎合大陸市場,不必理會香港了,這對香港觀眾來說,是福氣。

《閨密》是部反智的電影,120分鐘的片長是浪費時間,沒有事情比看黃真真的「女性電影」更令人沮喪,整部電影只是三位女主角的無病呻吟,沒有生活質感。全片在台灣拍攝,但卻刻意模糊了地方,以便討好大陸觀眾,選角方面,由薛凱琪、陳意涵及楊子姍來演,企圖是中港台三地結合。

可惜這三個角色沒有靈魂,導演只想安排不同場面讓她們展示友情和哭哭鬧鬧。電影開始時,是三人大學畢業,鏡頭一轉,已經身光頸靚,住大屋,衣食無憂,黃真真的世界中,生活實在太輕鬆,女人都是拜金的,看似獨立自主,但骨子裡還是要找個有錢男人。

於是陳意涵被鍾漢良拋棄後,便一蹶不振,仿如一灘爛泥,所謂的「閨密」薛凱琪及楊子姍協助她振作的方法,竟然是用鍾漢良給陳意涵的附屬信用咭來瘋狂購物,碌爆方休;從十多年前的《女人本色》見到「飛甩雞毛」名牌手袋便兩眼放光,到現在黃真真的物質至上心態沒改變過。此外就是薛凱琪「不化妝」和楊子姍「吃牛扒」來陪密友傷心!這些淺薄的情節只是前菜,更糟糕的在後頭。

結果,楊子姍愛上了「有才華」的音樂人吳建豪,但吳在電影展現的是唱了首像K-Pop的歌,和覺得楊子姍發怒時說的粗口很有藝術感!最後更是俗套地,楊要拋下工作和吳去歐洲巡迴演出,「去歐洲」成了黃真真電影追求理想的濫觴,《分手說愛你》如是,《閨密》依樣畫葫蘆,但可否請導演讓觀眾感覺那些藝術家是有才華的,更離奇的是楊子姍是不辭而別,拋下半途的導演工作(為戲中黃真真監製的紀錄片《女人那話兒2》執導),方法是留下一封信給黃真真!如斯不負責任的電影工作者。

根據黃真真的意識形,後段必然要三位主角決裂,大吵一場,但由於角色本身已無血肉,惟有硬生生作個割蓆的理由,就是「妳一直睇我唔起」!

但更離奇的事發生在更後的部分,電影竟變了謀殺片,楊子姍寂寞夜店尋樂遇上色狼葉山豪,酒店開房時楊險被迷姦,鏡頭close up一個大過人頭的玻璃煙灰缸,接著發生的事便不用多說,楊子姍危難中召喚閨密來替她埋屍,如此割裂的情節又擾攘了幾十分鐘。

最後當然和好如初。《閨密》還讓電影植入廣告,某飲品某電腦某網站不斷地出現,還特地拍了多個中距離鏡頭,演員用不合乎常理的方式拿著飲品說台詞,非常討厭,黃真真有多捍衛自己的電影可見一班。《閨密》完全是件搶奪人民幣的商品,歡迎想挑戰自己忍耐力的觀眾。

撰文│葉七城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