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的美好缺憾》如何跳出框框?

看這部改編自John Green暢銷小說的《生命中的美好缺憾》時,已知道它得到不少好評,於是帶著一點期望進場。那份期待和平時不同,因為很難相信,這樣俗套的故事能換來那麼大的回響。看看海報就知道了,這是個「絕症愛情故事」,同一樣的橋段,如果是韓劇、台劇、內地劇,相信你也不會感興趣,但一方面影片改編自知名暢銷小說,另一方面,編劇是《心跳500天》的二人組Scott Neustadter和Michael H. Weber,自然深信該會有點不一樣。

況且,這真是個高難度動作。「絕症愛情故事」難免煽情、催淚,儘管已有無數人嘗試不向悲情的方向走,以樂觀積極的態度面對,但其實「太正能量」還不是一樣的俗氣?《生命中的美好缺憾》怎樣打破這個困局,是筆者最想看到的地方。

事實上,小說和編劇也確實聰明,角色設計上就已經有與別不同的地方。女主角沒錯也是走樂觀面對人生路的方向,談不上有何特別,然而她是那類行事獨立、很有自己一套看法的女孩子,而非純粹說服自己要樂觀,好讓前面的路更好走的一類。這可能是因為她不是情天霹靂發現自己得癌病的,而是自幼已與病魔搏鬥,價值觀自然有點不同。

男主角也一樣,觀眾剛遇上這個角色,就知道他同樣是癌病患者,但他的談吐幽默風趣、說話的節奏爽快,加上二人之間的對話充滿睿智:講自己的興趣、喜愛讀的書等等,哲理處處(譬如男主角說希望能在別人心目中佔上一個位置,女主角卻說人生到最後到底會被遺忘),觀眾也就慢慢忘記了這是個傷感的絕情愛情故事。

《生命中的美好缺憾》還有兩個很重要的角色:男主角的盲眼好友Isaac和女主角最愛小說《An Imperial Affliction》的作家Peter Van Houten,前者探討了「承諾」這個議題(always與okay相信會令觀眾看到會心微笑),後者與男女主角在荷蘭的對談和生活作出了對照,都令這部「絕症愛情故事」提升到另一個層次。

導演也拍得這個故事輕輕鬆鬆的,也值得一讚。不過,影片到下半部分難免要轉喜為悲(可喜是不至於煽情),而且畢竟是個「絕症愛情故事」,編劇也要為結局苦惱,對於部分觀眾而言可能仍覺得未能走出既有框框。但整體而言,其哲理對白與節奏掌握還是讓影片成為同類型作品的清泉。

撰文│天吾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