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100次》終於歸於平淡

鄭丹瑞導演的《分手100次》令人有意外驚喜,原以為是胡鬧喜劇,或催淚悲劇,豈料兩者都不是,是人到中年,分不了手,卻愛不下去,停滯不前的困局,非常苦澀。

電影的前半段,沿用愛情喜劇的俗套,一對拍拖多年的戀人:阿森(鄭伊健)與小嵐(周秀娜),經常因小事爭吵,女方嫌棄男方思想不夠成熟,她總是嚷著要分手,最終還是和好如初。

阿森有個開咖啡店的理想,小嵐最初反對,後來全情投入,他們成功開店,還請了4位有趣的年輕人:4大Boy(C AllStar)任店員,並得爽朗茶餐廳太子女Priscilla(王菀之)改良食品質素,咖啡店洋溢歡樂氣氛,但卻是阿森與小嵐關於趨於破裂的關鍵。

兩人在店內旁觀戀人們的分手場面,阿森創立了「分手迷你倉」,給顧客在店內暫存「分手遺物」——一些戀人們不捨得丟棄的物件,阿森為每件物件寫上愛情絮語,咖啡店因此而出名,生意也倍增,阿森在好友的支持下欲租新舖開分店,小嵐反對擴張過急,更令她介意是阿森事前沒和她商量,小嵐盛怒下提出分手,並且出走,阿森慎重考慮後,放棄開分店念頭,追回小嵐,並打算求婚,但在掏出指環的一剎,忽然猶豫,並有所頓悟。

影片的氣氛到此急轉直下,從歡樂落入無奈和傷感,非常苦澀。阿森小嵐從此不再鬧分手,保留了穩定的關係,迎來了中年男女的成熟,歷練過後是悶人的死寂。

鄭丹瑞上一次導演的,已是1994年的《姊妹情深》,相隔20年的《分手100次》,成功捕捉了戀人揮別年輕,步入中年,重新思考「愛情」及「關係」,阿森和小嵐終於歸於平淡,stuck在生活,敗結時間,後段的感覺有點像《有人喜歡藍》(Blue Valentine),旁觀愛情的消逝,火花已盡,轉化成生活。

《分手100次》有很細緻的情感,鄭丹瑞兼顧到商業片的娛樂元素,前半段輕鬆愉快,後段將歡樂元素轉化成淡淡哀愁,結尾也不落俗套,讓人反思「愛情」的複雜,是香港電影少見的情懷,只是略嫌阿森的恩想轉變有點突然。這部電影適合有歷練的中年人看,來尋開心的年輕觀眾可能會被殺個措手不及。

如果覺得電影有點晦澀難明,可聽聽王菀之主唱的主題曲「不再說分手」(也是本片的內地片名),歌詞道出了電影那份感覺:「什麼時候 / 我們失去了糾纏的理由 / 怎麼回頭 / 你的咖啡已經變成紅酒」

有時,我們察覺已經長大,再不是輕言和伴侶 / 情人吵鬧分手的年紀,我們為建立穩定的關係而改變自己,卻驀然發現,以前總是埋怨伴侶的缺點,原來自己也欠缺愛下去的衝勁,像電影中的阿森;於是男人開始在一段關係中選擇沈默,我們從咖啡變成了紅酒,品嘗過戀愛的苦味,經歷讓人變成更醇厚的酒,但「咖啡和酒」,已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回不去了。

撰文│葉七城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