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味寶麗金盛世

30歲以下的樂迷或者還知道「寶麗金」這個香港流行樂壇的重要廠牌,卻未必知道,「寶麗金」怎樣巴閉。當年寶麗金是唱片公司的龍頭,巨星雲集,每年的重點新人幾乎都是明日之星。現在沒有「寶麗金」這個名字了,但最近陳慧嫻再度復出,環球唱片特別重開「寶麗金」這個品牌名字為她推出新碟,而這張新碟就是翻唱昔日寶麗金歌手的經典金曲,而且是張發燒碟。非常榮幸地,《av magazine》也有機會與陳慧嫻來一個面對面的對談。

先揀歌手後揀歌
這張名為《By Heart》的發燒碟,選曲方向很簡單,就是先落實要演繹哪九位歌手的歌,再在每一位歌手的眾多經典當中,選一首重新演繹。為甚麼是九位?因為第十位正是慧嫻自己。慧嫻重新演繹了初出道ㄓ[的經典〈花店〉,選擇〈花店〉是監製葉廣權(Joseph Ip)的意思,他說當年慧嫻仍是少女一名,很想知道,這麼多年過後以成熟味道演繹的〈花店〉,究竟會變成怎麼樣。
其他歌曲方面,有以Jazz風格重編草蜢的〈Lonely〉、有funky味道的李克勤金曲〈藍月亮〉,也有與新晉唱作二人組Robynn and Kendy合唱的a capella版張學友名作〈還是覺得你最好〉等等。選哪些歌手其實呼之欲出,在寶麗金有代表性的名字都不會遺漏,倒是選哪些歌,Joseph與慧嫻都有各自的選擇,但最終的決定權在Joseph手裡。
譬如關淑怡,碟內收錄的是〈繾綣星光下〉,但慧嫻原來最初的選擇是〈人生可有知己〉。「因為我想要一首非情歌,而且我覺得這首歌很有意思,又好好聽,特別喜歡其歌詞。但Joseph就堅持選〈繾綣星光下〉,或者他覺得這首歌更好聽吧,加上他當年憑這首歌得到年度最佳監製獎,對他來說很有意義,所以最後選了這一首。」慧嫻說她沒有爭拗,她說現在學懂了多聽別人的意見,因為這樣也可有不少得益。況且,她也不是盲目服從的。像選譚詠麟的歌,最初的要求是唱〈一生中最愛〉。「我說〈一生中最愛〉這首歌太男人了,所以我還是決定要唱〈忘不了你〉,這首歌我很喜歡,而且是中學的情意結。」

發燒碟就是要靚聲
聽到Joseph葉廣權的名字,我會先想起關淑怡,因為關淑怡的唱片全都由他監製。在《By Heart》之前,慧嫻只與他合作過一首歌,叫〈飄〉,是慧嫻少有的另類曲風,如歌名一樣迷離飄渺。「選擇Joseph監製新碟是我提出的,因為他的東西是『偏』少少的,mixing、音樂風格會很不同,他做的音樂我很喜歡。」
不過,Joseph也是第一次製作發燒碟,對他而言也新鮮感十足,樂器與人聲的平衡花了不少時間考究,更高難度的是,部分歌曲要一take過錄。慧嫻說即使不是一take過錄的歌,Joseph也只容許她最多錄五次。「因為這樣會比較自然一點,不用追求太完美。而且這次選擇的range(音域)也是偏重中低音,不會刻意唱得很高,和以前有點不同。」
對於Hi-Fi碟,慧嫻過往有認識嗎?「一路都知道有,但未去到研究的地步,我自己也沒有一套好靚的Hi-Fi!但其他歌手的Hi-Fi碟我也有聽的,譬如阿Lam(林子祥)、Prudence(劉美君)、克勤、呂珊和胡琳等,最近也有聽王菀之那一張,我覺得編曲上都是比較靜態的,所以這次也是這樣做,讓人可以聽清楚不同層次的東西。」有難度嗎?「我覺得發燒碟最重要是聲靚,總之自己把聲在狀態才去錄音就是了。有幾晚因為病或未病好就唔錄得了。」

對寶麗金有感情
有一定年紀的香港樂迷,對寶麗金多少有點感情,慧嫻也一樣,寶麗金對她的意義也在於情。「我很重感情,從來沒有想過跳槽,因為我細細個18歲就已經簽了寶麗金,在他們的文化下成長,很適應那個運作方式。而且當時我們有自己的studio,公司的人很容易可以聚在一起,甚至在錄音室外一起食飯,與歌手、監製傾偈,而且監製都是in-house的,度期也較容易,溝通會好好多。」即使過了這麼多年,慧嫻對於這個廠牌仍然是信心十足。「其實都是差不多同一班人,我覺得他們都是很有水準的員工,作風上是『有嗰句講嗰句』,不要放在心裡,而且對歌手很supportive。現在也一樣,沒有任何唔適應,最重要是講真話。」
很多人都覺得樂壇新不如舊,我問慧嫻有何看法,她反問「有咩?」思考一會,再說:「我覺得歌方面呢,以前可以做改編歌,因為很多都好好聽,現在是一定要原創,選擇便少了。」但她也補充,現在外國的歌也很難改編,因為和以前已很不同了。「我問監製你覺唔覺得現在的歌不好聽,他說可能音就係咁多個音,最好的combination(組合)都出晒嚟吧。」慧嫻說他喜歡聽陳奕迅的歌,覺得好有味道,而且現在的歌很著重歌詞,有很多不同的題材,也多了社會性話題。「我覺得是好的,以前的歌是比較文雅,現在會白話一些,但就更多講哲理的題材。」

「現在沒有人買CD了」
這次推出Hi-Fi碟要翻唱別人的歌,慧嫻這樣的實力派覺得有困難嗎?會有「要唱得好過原版」的壓力嗎?「編曲都不同了,我是聽著編曲來演繹的,不同編曲就有不同的唱法,很難比較。你可以說還是喜歡原版多一點,但比較哪一個『較好』就沒有必要吧。我沒有甚麼壓力,我覺得和原版『不同』是比較重要。」
《By Heart》其實和慧嫻上一張專輯《情意結》已相隔十年有多,個人認為,《情意結》是慧嫻最好的唱片之一,卻偏偏也是她銷量最低的一張,她甚至曾因此感到灰心。「我也很喜歡《情意結》,〈明日有明天〉是特別喜歡,這張碟音樂性很強,我自己也不知道是甚麼原因(賣得不好),收音機又不是沒有播。雖然九七後唱片市場已經開始萎縮,但也沒想過《情意結》一跌是連一萬張也賣不到。」
「Duncan(環球唱片高層黃劍濤)也跟我說,現在沒有人買CD了,還會買實體的,不是die hard fans就是音響發燒友。其實我只是不想唱片公司蝕錢,但現在唱片公司的生存方法是也同時簽我們的management,在其他方面賺錢。」問她現時出唱片的心態,她說喜歡就去做。「現在多了很多渠道聽歌,如iTunes等,樂迷能夠接觸到很重要。現時出唱片是為了演唱會,又或是很喜歡唱歌這回事,咁就去做囉。」問慧嫻還買CD嗎?她說喜歡有實物在手的感覺,好喜歡的話一定會買CD,但她一樣會幫襯iTunes。「我有時會兩樣都做,買了CD之後又在iTunes買。」不過,現場聆聽的感受是無法下載的,在這裡祝《By Heart》大賣之餘,也希望她6月份的演唱會成功。

《Bi-Heart》全碟採用ProTools I HD系統處理,以24bit/96kHz格式錄製,香港混音,美國製作母帶,德國壓製。新碟部分歌曲是一take過錄的,譬如翻唱許冠傑的〈梨渦淺笑〉。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