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誼先生:小肥

最初知道小肥有首歌叫〈高登歌〉,感覺上是噱頭多於一切,聽真啲才發現原來幾真摯。然後就想到,小肥明明是從澳門來的,難道也是高登「巴打」?雖然互聯網是無分國界的(某程度上啦),但高登「術語」多,也要浸淫一段時間才能掌握一二,加上小肥繼〈高登歌〉之後的接力主打竟然以〈講呢啲〉為名,我的好奇心就更加大了。好吧,找他來澄清一下!

仍是那個寵物男
專輯的名字當然不是叫「高登討論區」,而是喚作「依然小肥」,小肥身穿寵物衫,感覺很親民。親民,大概就是小肥的優點吧,不是每個歌手都要有那種「距離感」的,這個後來美化成「星味」的形容詞,其實一點都不重要,我們更關心音樂本身。

小肥發表上一張EP《小歌星》其實才不過是大半年前的事,這麼快就推出新EP,可說是相當勤力,專輯已於3月初推出,但原來1月中已經印起,只是hold起了待適當的時機才正式推出。小肥說,新EP是為了配合他於1月18日在澳門舉行的處男演唱會而製作的:「其實也有好多不同的idea和concept,最後就選擇了這個『依然小肥』,嚴格來說,並不是為了推出專輯而想出這個主題的,而是希望能和演唱會同步、同名、同意念,所以之前其他構思都給推翻了,一切以演唱會為大。」

演唱會同樣叫「依然小肥」,說到這個主題,其實背後有個故事,是從小肥上「獎門人」這個電視節目而起的。「其實這個主題是演唱會導演康家俊想出來的。話說我去年才第一次上『獎門人』這個節目,當中有個節目是答問題,若答錯的話,椅子會給倒下,康家俊覺得這個時候是一個藝人最佳的發揮機會,答問題可以天馬行空一點,這樣會更『出位』。但他發現我根本不懂爭取,明明一個大好黃金機會,都不懂說話,和那個初出道穿著寵物衫的小肥根本沒有分別。」不過,康家俊卻不是要埋怨、批評小肥這個性格,反而覺得這是他的優點。小肥在這個樂壇、娛樂圈裡就像一個友誼先生,說話沒有殺傷力,所以人緣很好,樂迷也很喜歡他。除了喜歡他的歌曲外,還因為他很易親近,像身邊的朋友。

於是,專輯《依然小肥》的封套就穿著寵物衫,表現出他和初出道時的自己,並沒有兩樣。小肥1月份在澳門舉行演唱會時,也以此為主題,所以演唱會也不能浮誇,即使有套服裝是踢死兔,也要設計成部分以牛仔布製成,感覺更貼近大眾。

不是高登巴打
為了趕及這個「依然小肥」演唱會,專輯必須在演唱會之前灌錄完成,但小肥強調,這並不代表新碟是粗製濫造的,反而他可以不用設計太多,更率真地、直覺地演繹內裡的每一首歌。

花最多時間錄音的,反而是第一主打〈高登歌〉。「老實說,我並不是高登『巴打』,所以有些歌詞也不是太了解。這首歌我花了兩日時間才錄好,第一日我還以為會很輕鬆,怎料監製唔收貨,說我不能以『寵物式』的小肥去演繹這首歌,儘管音樂和歌詞內容是那麼盪氣迴腸。」小肥說他錄這首歌之前,不太懂那些高登術語,譬如歌詞中提到「向右行,還是向左」,或是「人生中有些機會,永遠不會屬於我」,其實都來自高登某些廣為巴打絲打應用的潮語潮句,如果不理解,真不知自己在唱甚麼!

大家聽真啲這首〈高登歌〉,會發現歌詞並非只是以高登術語堆砌,而是與此同時,道出高登巴打們的寂寞。「本身這是一首sad的歌,刺中了高登巴打的寂寞,他們一般不覺得這是問題,但其實這不就是寂寞了嗎?」小肥說這首歌在高登討論區也有很大迴響,而且反應很正面,他說這全是作曲作詞人李峻一的功勞,而監製也要求他不要那麼七情上面演繹這首歌,否則高登巴打便會覺得造作,但又不能太木獨,所以花了很多時間錄音。

除了〈高登歌〉之外,〈講呢啲〉也是火紅潮語,同樣與網絡文化有關。「不是故意從網上出發,只是想話題貼近大眾,找填詞人合作的時候也是這麼說,只是恰巧他們都聯想到這些。」至於「講呢啲」三個字,小肥這次卻沒有半點陌生。「唔係我馬後炮,這句話流行之前三年,我們一班澳門的朋友已在講!」

音樂新嘗試
〈講呢啲〉找來藍奕邦作曲、梁柏堅填詞、何山編曲,全都是第一次合作。「找藍奕邦合作感覺很好,他不會隨便在電腦裡抽隻歌出來交貨,而是會約你出來傾偈,那晚他、何山和我邊飲紅酒邊討論,藍奕邦覺得我不應只局限於悲情慘歌的類型,可以更癲一點。」所以這首〈講呢啲〉無論歌詞、編曲都是小肥有史以來最喪的!小肥還說梁柏堅填好這份詞之後很興奮!

除了藍奕邦之外,小肥還與另一位唱作歌手鄭嘉嘉合作,找她創作〈有甚麼事〉。小肥說聽demo時已覺得音樂很特別,在典型的粵語流行曲風底下,滲著點點外國味道。

《依然小肥》有新合作的音樂人,但合作無間的澳門班底亦不會遺漏,譬如〈找到了〉。甚至,當初構思新專輯的時候,曾想過是雙EP的形式,一張澳門班底、一張香港班底,分別代表一晝一夜,不過由於要趕在演唱會前推出,加上這個做法所需的時間和成本都相對高得多,便暫且擱置。

問到對新專輯的滿意度,小肥說有80分。他說希望專輯能有更統一的主題,因為這次真正「依然小肥」的,只有〈小角色〉這首和〈寵物〉有異曲同工之妙的歌曲,講自己甘於擔當小角色;但〈寵物〉是要生要死的,〈小角色〉則是表現得瀟洒。除了主題要統一之外,小肥說更想曲風統一,很想做一張Soul的專輯,喜歡那種唱到忘我的感覺;又或是很Chill的電子專輯,反正和何山有了第一次合作,不妨朝電子的路向出發!下個月他將會與側田在倫敦舉行音樂會,呼吸外國的空氣後,或者就有新專輯的靈感了。

VENUE│LAB by Dimension+
HAIR│Bowie [email protected]
MAKE UP│Yen Lai
WARDROBE│MCS
GLASSES│Freddie Wood
SHOES│Dr. Martens

    Leave Your Comment Here